天問一號著陸火星,香港高校團隊有功!

2021 年 07 月 07 日   閱讀量:2.15萬+

5月15日,香港理工大學官網發表賀詞祝賀我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天問一號」探測器成功著陸火星。該校校長滕錦光錶示,很榮幸學校能有兩支跨學科科研團隊參與其中。據介紹,該校教授容啟亮率領研究人員共同研發了此次搭載於火星探測系統上的關鍵儀器「落火狀態監視相機」。

這已不是容啟亮及其團隊首次參與國家重大工程任務。 2020年12月,南都、N視頻記者曾專訪了當時帶領團隊參與嫦娥五號探月工程的容啟亮,他表示「十分感謝國家把這項關鍵裝置的研發任務交給我們,很高興我們不負期望」。

今年1月,南都、N視頻記者還專訪了該校校長滕錦光。他向南都記者表示,香港能夠參與國家的航天項目是非常有意義的事。香港理工大學亦將繼續投入更多資源支持航天方面的科學技術研究。

 

香港理工大學兩支跨學科科研團隊參與「天問一號」

5月15日,香港理工大學發表賀詞稱,國家首次火星探測任務“天問一號”探測器成功著陸火星,是國家航天事業發展的重要里程碑。香港理工大學校長滕錦光介紹,該校有兩支跨學科科研團隊參與其中,分別為火星著陸區的地形測量和評估,以及「落火狀態監測相機」(即「火星相機」)的研製作出貢獻。

bau20210707yulvt
滕錦光

香港理工大學校董會主席林大輝博士也表示:「火星探索計劃任務艱鉅,這次壯舉證明中國在深空探測方面的技術和能力。理大的科研團隊會繼續為火星探測計劃作出貢獻,並祝愿整個探測計劃取得圓滿成功。」

今年1月,南都、N視頻記者曾專訪了滕錦光。他曾向南都記者介紹,香港理工大學是香港唯一擁有國內外太空任務實戰經驗的高等院校,自2010年起在國家的太空探測項目方面一直不遺餘力。

「香港能夠參與國家的航天項目是非常有意義的事,一來可藉此機會支持國家發展航天事業,二來表示國家對我們科研能力的認同和信任,當然事實證明我們的確有能力做好這件事。」

他表示,香港理工大學亦將繼續投入更多資源支持航天方面的科學技術研究

 

「火星相機」對掌握巡視器能否在火星表面成功巡視至關重要

南都記者從香港理工大學官網獲悉,此次搭載於火星探測系統上的關鍵儀器「落火狀態監視相機」(即「火星相機」),是由該校工業及系統工程學系鍾士元爵士精密工程教授、精密工程講座教授及副系主任容啟亮,率領約二十名研究人員共同研發。

bau20210707t3ior
火星探測器著陸火星表面模擬圖。新華社發

為應對火星相機的各樣技術難題及緊湊的研製日程,他們還研發出一套創新的「一體化的熱流防護設計、測試及質量控制方案」。

據香港理工大學介紹,火星探測系統由環繞器、著陸器和巡視器組成,目標是一次過完成「繞、落、巡」三項任務,即順利登陸火星,並同時進行軌道和地面探測。

該校參與研製的「火星相機」將搭載於著陸器外層平台上,以監視著陸情況、火星的周遭環境,以及降落火星後巡視器的操作狀態,包括太陽翼的打開及天線的狀況。這些信息對掌握巡視器能否在火星表面成功巡視至關重要。

南都記者了解到,「火星相機」重量輕巧(約390克),然而外殼十分堅固,可以抵禦穿梭地球與火星長期(超過九個月)出現約攝氏150度的極端溫差,及後須能在火星表面極低溫的環境下運作,並要承受相等於地球地心吸力6200倍的衝擊。此外,「火星相機」須具備廣闊測量視野(水平視野範圍和垂直視野範圍分別達到120度),同時顯著減低圖像變形的程度。

據滕錦光透露,香港理工大學已於近日成立了由該校容啟亮教授領導的深空探測研究中心,將繼續不遺餘力支持更多航天技術的研發,致力以科研力量貢獻國家發展。

 

該校教授容啟亮已多次帶領團隊參與國家重大工程

bau20210707bqv5s
容啟亮

2020年12月17日凌晨,嫦娥五號返回器攜帶月球樣品,採用半彈道跳躍方式再入返回,在內蒙古四子王旗預定區域安全著陸。嫦娥五號此次帶回2千克月壤,取自月球風暴洋地區。

12月16日,南都記者曾專訪了容啟亮,他曾參與嫦娥三號、嫦娥四號所用「相機指向機構系統」的研發。 2011年起,容啟亮帶領團隊與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合作,負責設計、製造了此次「嫦五」登月採樣使用的近距離攝影機、表層取樣器和封存月壤樣品的初級封裝系統。

他在專訪中向南都記者介紹,「從嫦娥計劃開始,我們國家也開始做星空探測。那時候我們香港理工大學的校長和國家航天局有較多聯繫,他們知道我們有這個能力」。

此後,他的團隊與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的專家為嫦娥三號成功研發了「相機指向機構系統」,後來這個系統也應用到了2019年嫦娥四號的月背探測任務中。

2011年起,容啟亮帶領團隊與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合作,負責設計、製造了「嫦五」登月採樣使用的近距離攝影機、表層取樣器和封存月壤樣品的初級封裝系統。

當時,容啟亮向南都記者表示,「我們十分感謝國家把(『嫦五』探月工程中的)這項關鍵裝置的研發任務交給我們。很高興我們不負期望。」

「做航天研究,最要緊是在科研中得到知識,同時帶動國家的發展。」他說。

 

來源:南方都市報

編輯:魏雅欣

編審: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