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會悟:被毛澤東稱為「真正的人」

2021 年 07 月 14 日   閱讀量:2.77萬+

一百年前,一艘紅船從嘉興南湖駛出,引領一個民族書寫救亡圖存的壯麗史詩;一百年後,紅船駛過的地方,紅色土地換了人間。

在百年間,中國共產黨中湧現出無數仁人誌士,他們身先士卒、鞠躬盡瘁、舍生忘死。

今天,我們走近王會悟,走進那艘紅船。

她不僅是中共一大的會務總管、為一大保駕護航的女衛士,還終身致力於中國婦女的解放事業,是我國近代史上的一位奇女子。

 

01
女中豪傑

1898年7月8日,王會悟出生在浙江桐鄉縣烏鎮。王會悟的父親王彥臣是晚清秀才,也是當地維新派代表人物之一,這使得她能夠在私塾中與男孩子一起唸書。

好景不長,13歲那年,父親病故,家中經濟拮据,王會悟不得不從嘉興師範學校退學回家,女承父業,幫母親分擔生活重擔。

後來,王會悟向本鎮寶閣寺借了間殿堂,創辦了全縣首所女子學校。初時,人們普遍持觀望態度,於是,她讓大家先行免費試聽,很快就獲得了一致認可。鄉親們都說「小王先生教得極好,跟老王先生一樣。」他們不僅將自家孩子送進王會悟的學校,還幫她四處打廣告。

bau20210714pluzk
乌镇街景 图|图虫创意

不久,這所女子學校學生規模便突破了百人。王會悟積極向學生傳授新知識、宣傳科學、倡導新觀念,還極力反對養童養媳,大力宣傳婚姻自由,鼓勵學生剪辮子、破除纏足等陋習。有一次,她發現一個小姑娘雙腳裹得緊緊的,便動員她把腳放開。小姑娘為難地說:「那樣將來會沒人要的。」王會悟聽完扑哧一笑:「社會在進步,你裹成了小腳後,才沒人要呢。」

在那個年代,她種種「離經叛道」的言行為封建禮教所不容,這所新型學校最終被迫關門。

1916年前後,王會悟前往湖州,進入湖郡女校半工半讀。這所教會學校的教學思想較為寬鬆,學生們多是有理想、有追求的新時代女性。她們常聚在一起閱讀各種宣傳新思想、新文化的書刊,探討如何恢復婦女獨立自主的人格,怎樣衝破封建禮教對女子的壓迫與束縛。王會悟是一眾女學生中,思想最為活躍的一個。

bau20210714m97wz
年輕時的王會悟

當時社會上各種各樣的新思潮很多,宣傳各種主義的刊物滿天飛,頗有些「亂花漸欲迷人眼」。但王會悟卻對陳獨秀創辦的《新青年》雜誌情有獨鍾,她覺得,這本刊物所倡導的婦女解放思想,與她平日所思所想不謀而合

於是,王會悟提筆用白話文給陳獨秀寫信,表達自己決心為民主、自由戰鬥到底的堅定信念。陳獨秀欣喜地回信:「沒想到我們的新思想影響到教會學堂了」,並誇獎王會悟「有膽識」,勉勵她「多讀書」。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後不久,王會悟經人介紹,結識了上海中華女界聯合會負責人、黃興的夫人徐宗漢,並被安排在上海中華女界聯合會做文書工作。王會悟熱情開朗的性格、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得到徐宗漢的器重,她自己也得到了進一步的歷練,於次年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

由於工作關係,王會悟時常出入陳獨秀寓所。在這裡,她遇到了剛從日本回國並寄居於此的李達。多次接觸後,王會悟被李達崇高的信仰和淵博的學識所吸引,而她自身對工作的熱情和對新思想的追求,也讓李達產生了愛慕之情。

李達是湖南人,王會悟是浙江人,他們各自的鄉音都很重,接觸之初要聽懂彼此的話頗費功夫。於是,他倆便常用紙筆交流,談了一場「沉默寡言」卻又轟轟烈烈的戀愛。在那段甜蜜的日子裡,他倆常常帶上幾個餅作午餐或晚飯,依偎在淞滬砲台邊,遙望滔滔的黃浦江水和江面上來往的船隻,交流彼此對中國革命的展望與期許。

1920年4月,陳獨秀的夫人高君曼做證婚人,王會悟與李達在陳獨秀家的客廳裡舉行了一場簡樸的婚禮。

 

02
“一大”衛士

1921年5、6月間,各地共產主義小組聯絡頻繁,準備派代表齊聚上海,商討建黨事宜。由於上海共產主義小組負責人陳獨秀早在半年前就已南下廣州,因此黨的一大諸項籌備工作主要由李達和李漢俊負責。其中,尋找合適的開會地點、安排與會代表食宿等會務工作,全由王會悟操辦

這是項看似不起眼,卻頗為瑣碎且不容出差池的細緻活兒,交給王會悟這樣思維縝密、心思細膩的新時代女性來辦,再合適不過。

王會悟打聽到位於法租界白爾路(現太倉路127號)的博文女校擬於7月中旬放暑假,認為將與會代表安排在這裡落腳不會引人注目。於是,她以上海中華女界聯合會的名義找到該校校長黃紹蘭,聲稱最近有個學術團體要來滬召開學術討論會,想在學校借宿一下。校長不疑有他,很痛快地答應了。

時值盛夏,校內並無床鋪,王會悟買來些蘆席鋪在樓板上。一大開會期間,毛澤東、鄧恩銘、王盡美等大多數代表就住在博文女校裡。

住宿問題尚好解決,但要找到一個安全而又安靜的會場,卻並不容易。王會悟先後找了好幾個地方,都覺得不理想。最後,她發現李漢俊寄居的胞兄李書誠的寓所各方麵條件不錯:這棟獨立洋房位於法租界內,開會時可將外界干擾減少到最低程度;李書誠是追隨孫中山先生革命的左派,時任國民黨部長,有一定社會地位和聲望,租界警探會有所顧忌;李書誠全家當時正在外地避暑,房子正好空著。

1921年7月23日,中共一大在上海望志路106號(現興業路76號)召開。會議期間,王會悟忙裡忙外,不僅承擔著各種後勤保障工作,還負責會場警戒。

7月28日上午,王會悟坐在樓下後門門口望風。突然,她發現一個年輕人手里托著件尚未抖開的濕衣服急匆匆地從廂房裡跑出來,直奔樓上。當時,代表們正在二樓開會,會議室的大門就對著曬台。王會悟連忙向正在為代表們準備午飯的廚師打聽此人來歷,廚師回答說:「大概是少爺家的朋友到樓上曬衣服吧。」

bau20210714vv2st
2021年6月23日,位於上海市黃浦區興業路76號的中共一大會址

心思細膩的王會悟覺得此事有些蹊蹺,她趕緊跑上樓,把坐在會場門口附近的翻譯楊明齋叫了出來,告之這一可疑情況。楊明齋立即進屋向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匯報。有地下工作經驗的馬林警惕性很高,他當即宣布休會。

與會代表們的討論正在興頭上,有些人覺得可能有些「神經過敏」了。主持會議的張國燾帶著責備的口氣沖著李達抱怨:「王會悟怎麼搞的?把會給攪散了!​​」

事實證明,王會悟的直覺是對的。就在代表們離開會場後不久,兩輛警車呼嘯而至,幾個法國巡捕闖進來,一個勁地盤問「獨守空房」的李漢俊:上午在此聚會的人哪兒去了?開會做什麼?鎮定自若的李漢俊用流利的法語回答:「上午是我幾個朋友在此討論十九世紀文藝復興運動,爭論起來了,驚動了你們,對不起!」巡捕們四處搜查,沒找到可疑物品,只得悻悻而去。事後,馬林對與會代表們說:「這個女孩子很機警,要好好培養。」

 

03
移師南湖

開會地點被敵人盯上了,黨的一大為此休會兩天,商量另擇開會地點之事。有人建議在上海找個旅館,有人主張移師杭州西湖…大家經過認真分析後認為:在上海,這麼多人聚到一塊兒,容易引起警特的注意;杭州西湖是達官顯貴的遊樂場所,護衛軍警較多,也不安全。

王會悟覺得自己的家鄉是個比較理想的地方,於是開口說道:「我今天又要多嘴了,我來出個主意吧。離我們桐鄉不遠的嘉興有個南湖,那個地方景色秀麗,但不像杭州西湖那樣引人注目。我們不妨租一隻畫舫,扮作逛西湖途經嘉興的遊客。」

董必武聽後首先拍手贊成:「王先生提的這個建議好!她是個靠得住的人,是個有知識有思想的女孩子,我們應該相信她。」何叔衡接著表態:「我也覺得這個地方比較合適。 」兩位年齡最大、閱歷較深的代表率先贊成了王會悟的建議,其他同志再未提出更好的方案,新的會議地點就這樣確定下來了。

bau20210714a80lz
根據王會悟的回憶仿製的「紅船」

7月30日晚,王會悟前往上海火車站,打聽次日前往嘉興的車次,並先行前往嘉興打前站。

第二天拂曉,與會代表們乘坐最早的一趟列車,於8時許抵達嘉興站。王會悟安頓大家在張家弄鴛湖旅館歇腳、洗臉、吃早飯,請旅館的賬房先生幫忙租畫舫。她原準備打算租條大船,但大船已被旁人提前預訂,便只好花4元5角錢租了條中號畫舫,又花3元錢訂了一桌菜作午餐,連同小費在內共付了8元。

一行人於9點多鍾離開旅館前往南湖時,王會悟向旅館借了副麻將牌,並對賬房先生說:「請給留兩間好點的客房。如果這裡好玩,我們晚上再回來住。」這一切都與尋常遊客無異。

抵達南湖後,代表們在王會悟的陪同下,以赴煙雨樓遊玩為名,觀察畫舫停靠在哪裡比較合適。隨後,王會悟帶著大家先坐擺渡船到湖心島,再乘拖梢小船轉至王會悟包下的畫舫上。

畫舫長約16米,寬3米,船頭寬平,分為前艙、中艙、房艙和後艙。王會悟讓船主將船撐到煙雨樓東南方向200米外,一處比較僻靜的水域用篙插住。上午11時,與會代表們圍坐在畫舫中艙的八仙桌前開會,王會悟獨自坐在船頭放哨,警惕地觀察著四周。一旦有別的遊船接近,她就哼起嘉興小調,用扇柄敲擊船板打節拍,提醒代表們注意。為安全起見,早上訂下的午餐,她請船主用拖梢小船轉送到畫舫上來,讓代表們邊吃邊談。

傍晚時分,遠處突然傳來疑似巡邏艇馬達「突突突」的聲音,代表們臨時休會,假裝打起麻將。王會悟馬上乘拖梢小船上湖心島打聽,探知是當地富紳乘私人遊艇遊湖兜風。警報解除了,會議又照常進行。

就這樣,在嘉興南湖的這條畫舫上,毛澤東、董必武、何叔衡、陳潭秋等代表完成了一大最後議程。下午6時許,會議通過了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個黨綱,產生了黨的領導機構,選舉陳獨秀擔任中央局書記後宣告閉幕。全體代表輕聲地呼出了時代的最強音:「共產黨萬歲!第三國際萬歲!共產主義萬歲!」從這一刻起,中國共產黨橫空出世。

會議結束後,代表們先後悄悄下船,當夜分散離開嘉興,他們把革命的火種帶向全國各地,中國歷史從此開啟全新篇章。

 

04
矢志不移

黨的一大順利閉幕後,王會悟於1921年12月10日創辦了我黨最早的一本婦女刊物《婦女聲》。她先後在該刊物上發表了《中國婦女運動新動向》《湖南女工之覺悟》等文章。 《婦女聲》雖因種種原因只出了10期,但作為黨的第一本婦女刊物,在傳播解放思想,介紹各國女性解放運動先進經驗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1922年,王會悟參與創辦了上海平民女子學校,並擔任該校工作部主任。這是我黨創辦的第一所新型半工半讀學校,同時也是黨的一個秘密聯絡點。 1922年7月16日,中共二大在上海王會悟的家中召開。王會悟抱著剛出生不久的大女兒李心田在門口放哨。繼中共一大之後,她再次為中共二大做警衛工作。

bau20210714pphcu
上海平民女校教室舊址 圖|人民視覺

會後,李達應毛澤東之邀,前往長沙的湖南自脩大學主持教務,王會悟則在該校附屬中學教英語。毛澤東當面誇她:「你是很有魄力的一個人,敢到這個地方(指南湖)去開會。」

1923年4月,湖南自脩大學因旗幟鮮明地宣傳馬克思主義,被反動軍閥強行關閉。李達、王會悟夫婦輾轉於武漢、長沙等地授課。

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王會悟依然積極宣傳馬克思主義。 1932年,她化名「王嘯鷗」,創辦筆耕堂書店,不僅編譯了大量馬克思主義著作,還於1937年5月編輯出版了李達撰寫的《社會學大綱》。

王會悟想辦法將這本凝聚了她和李達無數心血的書送往延安。毛澤東讀後作了詳細的眉批,並向延安哲學研究會和抗日軍政大學推薦了這本書,指出這是中國人自己寫的第一部馬列主義的哲學教科書。在寫給李達的回信中,毛澤東熱情地稱讚他們夫婦:「你們是真正的人。」

bau20210714y4qw7
李達

1945年,毛澤東去重慶談判時,王會悟恰好也在重慶參加進步活動,因此參加了重慶婦女界為毛澤東舉辦的歡迎大會。會議進行中,毛澤東獲悉王會悟也在場,連忙吩咐:「請她不要走,留在這裡。」

散會後,王會悟被請到毛澤東住處,她緊緊握住毛澤東的手,急切地說:「蔣介石是個說話不算數的人,你千萬別上他的當。」毛澤東哈哈大笑:「會悟還是老樣子,說話直來直去,請放心吧!」

全國解放後,王會悟被安排在政務院法制委員會工作。 1959年,中共中央和浙江省委決定籌建嘉興南湖革命紀念館,展出的「紅船」就是根據王會悟回憶,並經董必武審定認可後彷制的。

 

bau20210714oo4s0
晚年王會悟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王會悟雖年過八旬,卻依然積極為中國共產黨的創建史、中國早期婦女運動史、家鄉縣志和中共一大會址的考證工作,提供大量珍貴的第一手資料。

1993年10月20日18時25分,王會悟病逝於北京,享年95歲。這位中國近代史上的奇女子,雖從未身居要職,但她對馬列主義的堅定信仰,在各個歷史時期從未動搖過。她是中共一大唯一的女性參與者,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的歷史見證人,她對黨、對中國婦女解放事業做出的貢獻,將永載史冊

 

來源:瞭望智庫

編輯:魏雅欣

編審: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