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院俨如炼狱 私院袖手旁观

2022 年 02 月 28 日   閱讀量:13.21萬+
部分私院享用社會資源,但在抗疫危急時期竟「落閘」,拒收治輕症新冠患者。

公營醫療系統崩潰,急症室滿地病人,殮房爆滿,公院儼若如煉獄令人心寒。醫院管理局轄下收治輕症的9間指定診所,預約熱線長期打不通,有快測初確新冠患者改往私營醫院求診,卻被拒之門外。

全港13間私院中,有9間以豁免繳稅的慈善機構運作,當中4間更是免地價或象徵式繳數千元批地。部分私院享用社會資源,但在抗疫危急時期竟「落閘」,拒收治輕症新冠患者。難怪初確患者慨嘆「求醫無門」,所謂的公私營醫療合作形同虛設。

bau202202283bl81

有傳媒早前致電各間私營醫院,了解對懷疑中招病人的收症情況,只有浸會醫院電話回覆稱不設收症限制,港安醫院則在院外搭建臨時地方看症。

向五院查詢 無一肯收

快速測試確診的輕症患者李小姐,日前去浸會醫院求診,殊不知到達後發現醫院門診大堂的分流區張貼了告示:「任何人士於本院門診部應診後,若其新冠病毒檢測報告呈陽性,本院即時向衞生防護中心報告並轉送病人至公立醫院急症室」。當下李小姐愕然,她再向到詢問處查詢,職員明確表示:「唔收確診(新冠)病人,你去政府醫院或指定診所」。

李小姐再聯絡仁安醫院、聖德肋撒醫院、聖保祿醫院及播道醫院,播道及聖德肋撒都表明不向新冠確診者提供服務;仁安網頁列明有發燒、急性呼吸道感染、肺炎或失去味覺者為「高風險人士」,可能被呈報,轉介或建議到醫管局轄下醫院治療;聖保祿職員表明不收症,建議往指定診所求診,李小姐強調未能預約指定診所,得到的答案是:「依家係比較麻煩,你留言,佢哋稍後覆你」。各間私院紛紛把新冠患者踢回公營醫療系統。

審計揭四私院享極低地價

翻查資料,2012年的審計署報告指出4間私營醫院全部或大部分以私人協約方式批出的政府土地(即私人協約批地)上營運,這些地以免地價或以1000至5000元象徵式地價批出。享用零地價或數千元批地的私院,正正是拒收快測確診新冠輕症患者的浸會醫院、聖德肋撒醫院、播道醫院、聖保祿醫院。

bau20220228fcw3i

疫苗可預防疾病科學委員會成員家庭醫生林永和早前在電台節目中表示,私營醫院具備環境條件,負壓病房可於一周內改建而成,促請私院在此非常時期,協力承擔新冠病人,接收輕症患者,以紓緩公院的壓力及防止社區感染風險。

事實上,另一確診新冠患者周先生上星期到瑪麗醫院急症室求診,所獲處方的藥物都是退燒、止咳、止鼻水、喉糖等一般治感冒藥,該等藥物私院醫生也可處方。然而私家醫院聯會主席、前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何兆煒卻直言,私院接收新冠患者的做法不切實際,並引用他掌舵的聖保祿醫院有員工及員工家人確診,「編更都編唔到」,稱私院只可接收公院非新冠患者。

記者親歷|喉嚨痛想檢測 中心:有病徵唔做

香港單日確診人數逾兩萬!愈來愈多市民「中招」,記者昨天親身經歷,明白到形勢危急下,只能自求多福!

記者同住人員檢測呈陽性,記者連續四日雖快速檢測呈陰性,惟喉嚨依舊痛,無法確定是感冒還是被新冠感染,遂決定到社區檢測中心專業檢測。

記者到油麻地梁顯利社區檢測中心,排的是強制檢測區,排隊40分鐘後,終於有工作人員詢問記者是否不舒服,記者表示喉嚨痛,工作人員隨即表示:「根據衞生署指引,社區中心不幫有病徵人士檢測。」她隨即讓記者去郵政局取檢驗樽化驗。

記者匆忙趕去郵政局,但周末關門休息了,必須待星期一辦公時間才能取到樽回家自測。

折騰大半天,萬般無奈,記者只得放棄,返回並不安全的家中,繼續做不知真假的快速檢測……

感染了,無人醫你;懷疑感染了,更是無人理你!政府可以講出一百個理由,但這新冠不是俄軍打烏克蘭一夜之間殺到的,而是擾攘兩年多了,之前口口聲聲抗疫成功的香港,原來真的是佛系抗疫,毫無準備!如此局面,如何讓人安心得了?

 


編輯:魏雅欣

審校: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