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君度專欄:聊天機器人ChatGPT

2023 年 02 月 12 日   閱讀量:12.97萬+

文|梁君度

二十五年前,我和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的專家合作研究一個人工神經網絡項目,這是一種懂得自我學習和自我修復的初級人工智能。這位專家用人工神經網絡預測大分子結構。所謂大分子指相對分子質量在5000以上,甚至超過百萬的生物學物質,如蛋白質、核酸、多糖等。

bauteo7n07

图源:网络

根據我對ChatGPT這類人工智能的理解,它本身並無先天的知識,一切均靠學習和記憶。所以,ChatGPT的知識來源,都是構建它的人類提供的。就如一個嬰兒,出生時是什麼都不懂的,但他有個大腦,會學習,懂記憶。父母教他什麼,他就學什麼,記住什麼。年齡大點就上學校學,通過接觸外界學習,慢慢懂的東西就多了,記得的東西也多了,思考的東西也多了。這時他也能運用自己掌握的知識與人交談,也會寫作和畫畫、唱歌、跳舞。高級的人工智能就如人一樣,不但會學習、記憶,還能思考、分析,判斷。

ChatGPT從網絡上學習了各方面的知識,也記憶了天文數字的數據,所以幾乎對人類提出的任何問題都能根據現有的最高知識水平作答。據稱,它完全可以代替醫生、工程師、律師、作家、畫家、程式設計員等,除了上戰塲打仗和生小孩,它幾乎什麼都可以做了。

我完全相信ChatGPT對自然、歷史、科學、人文、技術等絕大部分問題都能給出正確的答案,但政治範疇就未必!你不妨設想:俄羅斯和烏克蘭各自擁有一個完全相同的ChatGPT,兩國科研人員各自培訓自己的機器人,經過充分學習和培訓,然後同時向兩個ChatGPT提出同一個問題:發生俄烏衝突的責任在哪一方?你會覺得答案是相同的嗎?我覺得可能會是相反的!原因是這兩個聊天機器人所學習的東西或有所不同,接受的培訓未必一樣,因此會做出不同判斷。我好奇的是,若問ChatGPT中美兩國該如何共處,它的回答是「美國領導世界」還是「中美合作共贏」?我估計會是前者,因為他接受更多的是美國利益優先的教育。

ChatGPT這類人工智能不是隨便可以做出來的,須要極大的投資和龐大的科技人員團隊長時間的研究才能完成。當全世界人都使用了美國的ChatGPT並完全信賴這個機器人時,我們將如何面對?


編輯: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