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慧羽毛藝術:一根羽毛丈量時空

2024 年 01 月 18 日   閱讀量:6.07萬+

文 | 何佳霖

我答應為這本畫冊寫序的時候,我在思考著,我要寫什麼?我寫董慧的藝術人生還是寫董慧的羽毛藝術?決定選擇了後者,這也是對該畫冊的重視和對董慧本人的真誠與敬慕。基於這兩點,也可以表達我對讀者的尊重與期待。期待什麼?期待我們在羽毛藝術系列裏找到共鳴與驚喜。找到已知的部分和未知部分與探尋與拐點。都說藝術源于生活高於生活,高於生活的部分就是美與傳奇。但是倘若沒有一個根沒有一個載體,夢就不會成真,造夢的人也只是虛度光陰,而不會以碩果累累的成就展現給世人。那麼也就不會有董慧這本傾注了十年心血創作出來的羽毛藝術紀念冊。

董慧 Christina Tung Wai
紫氣東來 Propitious Portent
水墨設色紙本 Ink & Colour on Paper
98 cm x 98 cm
2019

為什麼要畫羽毛?這跟“為什麼要畫花或為什麼要畫人?”問題是一樣的。在選擇當中,畫羽毛的難度並不比其他的難度低。羽毛的層次與質感的呈現反而更富有挑戰性。中國人總喜歡講究意頭,首先羽毛對於生命的意義何其重要,比肝膽相照更直接,比唇齒相依更貼近。正如我寫過的一首詩,“她根植於生命卻斷離生命,這是一種以輕為名的重。”我們試想一隻鷹沒有了羽翼,它如何盤旋在空中,如何抵達它要去的遠方,如何引領一群熱愛自由的生命夥伴,去完成一次次出發與回歸。我們試想一隻鴨子沒有了羽毛,它如何浮在水面用它的掌冀滑行到對岸?如何在河流中自在遊行拍打翅膀,任風與季節流過頸項與背彎?假如一群麻雀都失去了羽毛,那麼,一切蛇蟲鼠蟻都會欺負它。可見羽毛對生命的重要性,也是必然的生存條件。正因如此,羽毛對人生的寓意就更大了。尤其在中國的成語中,大展宏圖,鵬程萬裏,如虎添翼等等都與羽翼相關。這象徵著我們的對未來的創造與期冀。這樣從常識到語境的認知,羽毛就有了重要的定義。它帶給人一種如釋重負的哲思,當一根羽毛脫離了生命本體,我們更多會表現出一絲眷戀與惜懷。但同時,我們又感覺它在飄落與獨處的時候都是生命的另一種存在。正因如此,董慧才把羽毛藝術發揮到這般極致,讓人喜出望外,拍案驚奇。

可以這麼說,董慧選擇了羽毛,羽毛也選擇了董慧。物與物的緣分都是雙向的,萬物都有著互相感應的能量場,在彼此選擇之間已經有了可以期許的願景。一個生活在國際金融都市的成功女性,她經歷過鉛華耀眼的人生階段,到了不惑的年齡,她選擇了羽毛作為她的藝術生涯的重要表達手段。時至今日,我認為她是智慧的,也是幸運的。這少不了她的堅持與付出,甚至甘於寂寞與積累。光從對一根羽毛的構成開始研究,選材,調色,下筆,晾乾的過程就是一個漫長的修行過程。一筆比一筆驚喜,一筆比一筆輕盈,一筆比一筆慎重。從半尺到十尺,從小框到大框,你看著一個心高氣傲的女子就這樣日以繼夜地趴在她的羽毛世界裏。也許時間慢慢消磨她本有的銳氣,讓她更接近她筆下的羽毛,華麗卻柔和,爽朗卻細膩。我看到這些珍貴的特質在她身上慢慢顯現並閃光。飛逝的時光從她的頭頂,筆尖,心底的每根神經不知不覺地劃過,一晃就十餘年過去,她把一幅幅震懾視覺的畫作呈現給我們。我為她的許多畫作題了詩,並給新作取一些有詩意的名字。比如《愛在塵埃裏》《我們認識》《離你很近》《玩》等等,這多是源於她的才華與為人處事而感動了我。我說,詩不是寫出來的,它要麼是蹦出來,要麼是流淌出來。虛假的文字匹配不了具有靈魂的畫。神不開啟我的靈感之門,我無法為你寫任何生動的文字。正如她怎麼能把那麼精細的羽枝和羽絨躍然紙上或在任何材質之上。在每一次的畫展中,我們可以欣賞到每一根羽毛都猶如造物者原生的再現,好像有點粗糙馬虎都會褻瀆了神的旨意。它是那樣華麗高潔,悠然而誠實彰顯著每一筆的逼真細緻。要把一件死物或具象畫出生命的意境得花多少時辰分秒與精力的投入。這必須有工匠的精神與藝術天賦的完美結合才做出精彩乃至驚世之作。

董慧 Christina Tung Wai
愛到塵埃裏 Everlasting Love
混合媒材、紙本 Mixed Media on Paper
43 cm x 43 cm
2021

董慧 Christina Tung Wai
我們認識 Acquaintances
水墨設色紙本 Ink & Colour on Paper
24 cm x 27 cm
2018

董慧 Christina Tung Wai
離你很近 Close to You
混合媒材、紙本 Mixed Media on Paper
50 cm x 64 cm
2022

董慧 Christina Tung Wai
玩 Playing Around
丙烯顏料、牛皮革 Acrylic on Cowhide Leather
四屏 Quadriptych: 56 cm x 160 cm
2022

曾經冒出一個想法,董慧為什麼不選畫牡丹,我想像如果她畫牡丹,我可能擠不出一句像樣的詩,更不會有“一根羽毛丈量時空”這樣磅礴的詩句。想到這裏我還挺感謝她,成就了我一些佳作的靈感與金句的誕生。在人生的道路上,有些相遇必定是互相成就的,如雨成就了春天,紅花成就了綠意,文人騷客成就了時代的風采。那麼畫家成就了人們審美本能的不斷迭代與提升。

董慧多才多藝,她對羽毛的癡迷程度如她自己說的,我看什麼都像羽毛。這雖然是開玩笑的話,但說明她的專注與情有獨鍾。如果羽毛也能聽懂她的表白,估計也是對她說,我眼裏都是董慧。這樣的兩情相悅好比李白的詩句:“相看兩不厭,唯有敬亭山”之意境。

聽說唐代的仕女畫家張萱用色富麗,線條細膩流暢,重要的是敢於突破當時女性畫家在題材上的創新與闊展,從常見的後妃、烈女、孝婦之類的題材轉到了遊春、烹茶、撲蝶、藏迷等有趣味的畫面展現,這需要對日常生活的細心體察和大膽嘗試的勇氣才可以引領當代的文化與審美潮流。比如著名的《虢國夫人遊春圖》以精細的線描與濃豔的敷設刻畫出唐盛的風貌。民國時期女畫家潘玉良從封建壓抑的年代創作出絢麗多彩的藝術作品,他們都是一步步走向成熟並形成鮮明個性,以獨特風貌影響著後世。從遠到近,一路觀來,再看董慧的羽毛藝術的摸索及發展,在香港藝壇可謂獨樹一幟,說到新女性的藝術創新與崛起,人們也必然想到董慧與她的羽毛藝術。藝術家必以她的智慧與華美驚豔的藝術場面展現在人們眼前。同時相信她的知名度也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走向世界及那些愛美的人群。

.

【作者簡介】:

何佳霖,詩人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香港女作家協會會長。


編輯: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