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認為世上的恐怖主義,源頭是大國的橫蠻欺凌,強搶豪奪。

來看守所探望我的三個朋友中有個美國人,家住休斯敦,是退休了的一家跨國能源企業的前總裁邁斯特。每季他來紐約開董事會時總會在城中多留一天,撥冗前來看看我。

還記得他第一次來的時候,是二○一八年下半年,正值美國政壇的「中期」選舉。美國總統、國會議席、參議院議席等民選席位,任期都是四年一屆,但議會要確保其延續性,每兩年便更換部分議席。

邁斯特跟我見面時,客套過後,因為隔牆有耳,不便於大庭廣眾的公共場合,談及個人或敏感的話題,很自然的帶起當時的熱門新聞:政壇的選舉。

那時候特朗普剛當了總統一年半左右,批評他的聲音此起彼落,他四面受敵,卻又要背起整個共和黨的各級政府中期選舉的策劃,真難想像他怎的應付下來。

對美國獨有的選舉制度,邁斯特有他個人的看法。他謂:「你看這國家好像就是由民主黨和共和黨控制了選情,但真正的『造王者』卻是少數的中間選民!民主黨的核心基本盤約是百分之三十選票,擴大了能影響到的可以有百分之四十五。共和黨的基本盤約百分之二十五,擴大後可以有百分之四十至四十五,都是勢均力敵。那麼中間騎牆的百分之十選民每次選舉都能起關鍵的作用!」

「這中間的小部分人傾向哪一邊,哪一邊便勝出,而美國競選制度是非常殘酷的,贏者全拿,輸了便一無所有!所以這中間的少數分子便是各黨各派爭取的目標。不是嗎?你看,二○一六年總統大選,所有宣傳造勢的資源和力量都是放在全國的幾個州,就是「搖擺狀態」的州份,如科羅拉多、佛羅里達、艾奧瓦、賓夕凡尼亞、俄亥俄、明尼蘇達、密歇根、內華達及北卡羅萊納州等的幾個州,都是大選決勝負必爭之地!」

我不禁的反問:「民主選舉制度不是說少數服從多數的嗎?」

邁斯特嘆了一口氣,接着說:「對啊!但魔鬼在細節裏!」民主選舉制度詳情是:「一人一票,票票平等;多數票的勝出,少數服從多數,多數照顧包容少數」。重要的,而時常(及永遠)被遺忘的,就是最後的一句話:要照顧少數人的利益。因為制度上的無情,勝者盡掃,敗者全無,要乞望於勝出者(原來的敵人)的仁慈憐憫和照顧。而勝者得益巨大,權力的亢奮腐蝕了公義和意志,欲望的延續掩蓋了良知和智慧,上了位便用盡在位的權力和優勢,鞏固自己的位置,為連任鋪路,另一手則嚴打對手,使其不能翻身,而再挑戰在位者。這就是「多數人的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是這個民主選舉制度下的生態和常規!」

接着,邁斯特馬上跟進補充說:「現在這個民主選舉制度已腐敗得變成了財閥當政,富豪政治了,社會最低下的一層走投無路,有冤沒法訴,依規則進行遊戲永遠都贏不了,只能走險訴諸於暴力,以身試法,上街抗議,打砸搶,發展下來成為恐怖力量……而成為少數人的暴政(tyranny of the minority )!」

所以我說,世界上的恐怖主義,都是愈「反」愈「恐」!源頭是大國的橫蠻欺凌,強搶豪奪,怪不得別人,只能怪自己!

我聽罷只能夠說一句:「阿彌陀佛」!

 


編輯:魏雅欣
編審: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