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網快評|記協是新聞自由的毒瘤

2021 年 12 月 30 日   閱讀量:1.85萬+

文 | 黎岩

 

bau202112305m78r

警方國安處昨日依法拘捕網媒《立場新聞》6名高層或前高層人員及1名涉案人員,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

就在記協主席陳朗昇被揭發自由自在地去花街柳巷尋花問柳之際,沉寂一時的記協難耐寂寞,即時跳將出來,聲稱對警方在一年內多次拘捕傳媒高層,及搜查藏有大量新聞材料的新聞機構辦公室,深切關注,促請政府保障新聞自由。

長期把新聞自由當做從事違法活動遮羞布擋箭牌的記協,居然還在大言不慚地奢談新聞自由。

新聞自由是有底線的專業自由,而非無底線無原則的無法無天的絕對自由。在香港現行的法例下,記協主席陳朗昇可以無視道德廉恥去享受尋花問柳的自由,但卻截然沒有無視香港國安法恣意妄為的自由。

蛇鼠一窩的記協充其量不過是反中亂港黑手黎智英僱傭買斷的打手幫手吹鼓手而已,長期甘為黎智英的馬前卒,甘為《蘋果日報》的乏走狗,甘為境外反華勢力的代言人,甘為修例風波黑暴惡勢力的辯護者。不明是非,不辯真假,不分對錯,只要符合黎智英的立場,就是記協的立場,只要順應反中亂港的聲音,就是記協的話語。

就連香港國安法頒布實施之後的一年來,記協也絲毫未曾收斂,不單止公然質疑挑釁國安法的憲制權威,更加有恃無恐地發表各種涉嫌煽惑鼓動暴力對抗的所謂聲明。

顯而易見,記協打正旗號把自己擺放在了法治與正義的對立面。臭罌出臭草,有這樣的臭罌,只能出陳朗昇這樣的臭草。陳朗昇昨日被警方帶走問話而未被拘捕,或許只是一時僥倖。

《立場新聞》之新聞報道涉嫌違反國安法,作為《立場新聞》之副新聞採訪主任的陳朗昇實難脫干係。業內人都知道,採訪主任是一個媒體決定報道取向的關鍵決策人之一。

新聞自由絕非無邊界無國界的自由。英國《衛報》2013年因為電腦接收了美國中情局特工斯諾登的一批機密文件,英國政府的情治部門GCHQ就到《衛報》報館,強制要求衛報將有關電腦解體,並用電動工具將硬碟鑽孔和磨平,毫不手軟地徹底剷除個別媒體視為新聞素材的資料。

在英國政府情治部門的眼中,新聞自由算個屁。如果讀者對英國特工如何對媒體電腦鑽孔磨平有興趣的話,不妨看看關於斯諾登的紀錄片CitizenFour(第四公民)。

至於成天把新聞自由喊得震天響地的美國,在之前的大選期間,政府居然可以利用所謂的法權,將不順耳不順眼的社交媒體關停,至於特朗普口中的假新聞更是比比皆是。美國更是藉詞維護國家安全致力打壓限制中國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國際知名的權威媒體在美國的合法採訪報道。

在民法方面,古今中外都有誹謗法,從最古老的古羅馬法典到十八世紀的拿破崙法典,無一例外,這已經說明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絕對是有底線的,是受到法律約束的,這是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的通例,絕非香港的特例,更非香港國安法的苛例。

警務處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昨日記者會介紹案情時即指,《立場新聞》有文章提到「中共赤裸地濫用權力,用法庭展示隻手遮天的威能」 ,明顯地會令人憎厭及敵視中央,憎恨中國共產黨,憎恨國家憲制。

而《立場新聞》發布刊登類似字句文章背後的動機,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每一個閱讀者都會深明《立場新聞》之邪惡用心用意。

至於《立場新聞》轉載《從北愛爾蘭抗爭經驗看香港抗爭運動的未來》的文章,文中提出「北愛武裝反抗的土壤和環境並非絕無可能出現在香港」,「長遠而言卻說不定帶來轉機,讓香港人有條件亦有必要背水一戰」,又明目張膽地提出「孤狼」式恐怖主義,說「正如IRA(愛爾蘭共和軍)雖已放棄正式的武裝行動,可是到了近年仍有許多零星的孤狼式行為一樣」。言下之意顯而易見,就是在香港當時大規模黑暴犯罪活動告一段落之際,煽惑鼓動暴徒發動孤狼式襲擊,圖謀爭取被英國殖民奴化的愛爾蘭能夠「獨立」,《立場新聞》煽惑「港獨」的意圖昭然若揭。

兔死狐悲的記協,罔顧《立場新聞》觸犯香港國安法的涉嫌犯罪的客觀事實,公然為《立場新聞》喊冤叫屈,再次證明了記協新聞自由掩蓋下的反中亂港政治立場,惶恐不安猶如秋後螞蚱的記協,狂吠幾聲刷存在感,無非是提醒執法部門,在香港的某個角落,依然還有挑釁國安法的聒聒噪噪。

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正如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所言,只要有意圖危害國家安全,一定會找到足夠證據:「今日搵唔夠聽日搵,聽日搵唔夠後日搵。」執法部門不應投鼠忌器,有證據就應立即執法。

 


來源:點新聞

編輯:魏雅欣

審校: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