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揚:元宇宙助香港 新經濟創未來

2022 年 03 月 24 日   閱讀量:5.63萬+

本文為汪揚教授在「元宇宙2022展望:技術、經濟及投資機會」活動中發言實錄

bau202203251lzbw

 

文 | 汪 揚

 

1990年前後我在美國,當時有一個關於亞馬遜和沃爾瑪比較熱的話題。沃爾瑪通過一系列的創新,包括從價格、體量、管理、物流方,把美國零售業打得屍橫遍野,當時有很多聲音說要用反壟斷法管一下沃爾瑪。

後來出來了亞馬遜,當時亞馬遜還不是一個特別大的公司,只是在互聯網賣賣書。但大家都感覺到亞馬遜走出了一條很有希望的路,我們可以通過互聯網、通過亞馬遜制約一下像沃爾瑪這樣的寡頭壟斷。

但是人們沒想到的是,亞馬遜今天已經把當時沃爾瑪沒有打倒的企業基本上全部打倒了,甚至有一段時間差點把沃爾瑪打倒了。所以互聯網時代的初心是要賦能全民,但是這一點現在並沒有做到。如今,互聯網平台被幾個巨頭壟斷了,為他們自己創造了驚人的財富,而世界的財富差距越來越大。

現在我們國家提出共同富裕,這是我們的崇高目標,或者說是初心。但是在香港,貧富懸殊反而越來越大了,而且新的社會環境,包括疫情影響,香港經濟的金融化、製造業的流失,使得這個趨勢短時間不可逆轉。那我們在談到共同富裕的時候,下一步應該怎麼做?我們經常在香港也聽到說要創新,要解決民生問題,但是到底怎麼去做?這是一個非常值得探討的問題。

香港可成為元宇宙里偉大的「城市」

元宇宙很有可能是幫助香港將來發展真正達到共同富裕的一個非常好的機遇,也是香港經濟的未來。為什麼這麼說?首先,我們目前對於元宇宙並沒有一個特別好的定義,但這並不是一個壞事。其實我看過很多觀點,正因為大家還不知道元宇宙的終極模式,所以導致元宇宙也產生了很大的熱度。大家探討元宇宙是否就是一個虛擬世界,但我個人認為,元宇宙將是數字經濟的終極形態,這個定義可能會更廣一點。

今後我們的經濟在很大程度上是數字化的經濟。現在,我們把實體經濟看成是中國製造了多少輛汽車、多少台手機,這種我們叫實體經濟。但是我個人認為,幾十年以後數字經濟就是實體經濟的一部分。數字經濟在進入元宇宙時代之後一定是實體經濟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這並不是說我們不吃糧食、不造手機,而是數字經濟應該是實體經濟的一部分。

我們要有理想,而且我們也有機會把香港打造成元宇宙裡最偉大的城市之一。「城市」在元宇宙里是一個非常模糊的概念,因為我們現在想像的元宇宙,很可能有很多是分佈式的。所以什麼叫城市,甚至是社區在地理上都可以說是一個分散的概念。

但是我還是要強調一點,在虛擬概念上的「城市」,香港應該成為元宇宙里面一個偉大的「城市」,就像香港在過去多年來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城市之一。這樣一個偉大的城市的建立是在賦能公民,在公平、共享和共同繁榮基礎上建成的。

bau20220324y2g31

數字經濟是香港的未來

在剛剛結束的兩會上,我很欣慰地註意到有7個關於元宇宙在中國發展的詳細提案,其中一個是元宇宙是數字經濟的新機遇,另一個就是推動共同富裕。

那怎麼在元宇宙里推動共同富裕呢?我認為數字經濟是香港的未來,我們現在在香港,事實上經常談論創新,我們也在尋求下一個經濟的增長點,但是我覺得我們的有些討論,事實上並沒有很到位。

我舉一個例子,在大概兩年前香港搞了很多所謂的創新項目,做了多個很大的創新中心並為每個中心支持了數億港幣。其實我看了以後覺得這個還沒有擺脫過去的創新辦法。我們過去創新,就是砸一筆錢,然後找幾個專家來,再找一批人,大家一起聚焦地做幾件事,我們就放心了。

但是在今後真正的創新的數字經濟的環境下,創新應該是賦能全部公民是一個分佈式、湧現式的形式。所以為什麼我們現在要提數字經濟,也正是因為它可以帶來非常多的賦能於公民的創新機會。

bau20220324m31im

現在的元宇宙帶動的技術創新已經很多,比如區塊鏈技術、互聯網3.0,有一個很大的理念,是說在互聯網3.0、區塊鏈的基礎下,我們人人都可以共享這部分經濟,而不是最後被幾個寡頭壟斷了,也就是說很多人都可以創新。

在這個創新的前提下,我們可以看到香港實際上是很有基礎的,在去年我們做的香港獨角獸裡與區塊鏈技術有關的獨角獸企業佔了兩成。在區塊鏈里做得比較成功的一些企業,有很多是從香港走出去的。從這個角度看,香港完全有能力在元宇宙或者在新的互聯網3.0與區塊鏈技術成為一個領軍角色。

元宇宙助力推動社會公平

為什麼我認為推動社會公平是我們香港今後發展的一個目標?香港的兩極分化情況有目共睹。截至2020年,香港有55萬人是處在貧困線以下,事實上佔了總人口的8%。作為一個非常富有的社會,這是不可接受的。

怎麼去解決這個問題?過去我們為什麼會出現兩極分化,一個是經濟的金融化,實際上是把實體經濟掏空了。那現在要填補實體經濟的空白,元宇宙一定是我們今後發展的方向。現在元宇宙已經看到了很多創新的概念,比如說共享經濟、共同富裕,在這個前提下是可以領先於全世界的,這一點我是非常有信心的。

bau20220324fm3n1

元宇宙推動教育公平

在教育方面,從元宇宙的另外一個角度看就是可以幫助解決教育公平問題。事實上,現在香港的高中生畢業以後只有20%上了大學,這個比例和內地比起來都是偏低的。我曾經做過一些論證,元宇宙將來一定會帶來教育上的革命。

我為什麼認為今後的教育一定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模式,為什麼會在元宇宙里發展?這當然包括了一些技術上的創新,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理念的創新。不僅是技術上的創新可以真正給我們上很生動的課,比如說歷史課,我們很有可能在元宇宙中我們可以重返歷史,那麼我學到的歷史一定會比我們現在課堂里學到的更生動。還有一些現在已經比較流行的理念幫助實現教育的公平化,這些理念最後都會為香港甚至全世界的公平教育方面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元宇宙助力治理模式的創新

香港通過這次疫情,政府在治理上暴露出很多問題,尤其是在處理危機上已經形成了「裸奔」的現象。現在我們經常吐槽香港的效率問題。通過這次疫情,我們看到了一個趨勢,要想解決效率問題,我們需要加強中心化,也就是我們的政府要有更強的執行能力,要有更強的行政能力。

但是,在元宇宙里,現在我們經常談到所謂的去中心化的概念,實際上很多事情也是在去中心化的框架下高效地完成。將來,我們也可以通過元宇宙來真正改善我們的治理模式。大家經常有爭論,我們今後的體製到底是一個很強的行政主導、中心化的體制,還是今後我們有更多的去中心化的機制,持這兩種觀點的人爭論不休。

我個人認為,在元宇宙的驅動下,我們今後的治理方式一定是兩條腿走路,有一定程度上的集中,這個集中必須建立在基礎設施上,包括我們數字經濟的基礎上,這里沒有一定的行政集中是不可能做好的,沒有集中一些政府資源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同時我們在創造的另外一個形態里,我們也會看到很多去中心化的自發的管理方式,這兩種方式今後一定會共存。而且正是因為這種共存才能真正推動我們社會的高效率地、公平地往前發展。

總結一下,我認為現在香港已經走到了需要解決很多社會問題的關口,包括如何找到社會的下一個發展點,包括怎麼實現公平社會、怎麼解決貧富差距問題,這時候只有一條路,這條路就是我們一定要在以數字經濟為主導的共享經濟中產生。

我們現在大談創新,但是,我們也要考慮到香港不可能在短期內讓製造業重返香港,所以發展傳統意義上的實體經濟對香港來說很困難。但是如果我們把在元宇宙下驅動的數字經濟看成是實體經濟的一部分的話,香港有非常優越的條件。

所以在認識到這樣一個優越條件之後,我們一定要大力發展數字經濟、元宇宙,政府要進行一個強有力的投資,對數字經濟的基礎設施進行投資,對教育進行投資,這樣才能真正讓香港成為一個繁榮的、共享的、公平的社會。

bau20220325zcmtl

【本文作者:香港科技大學副校長(大學拓展) 汪揚】

汪揚教授是國際知名學者,研究範疇廣泛;他在純數學及跨學科數學兩大範疇發表的研究論文超過100篇,當中不少刊載於頂尖的科學期刊。他曾於2006至2007年間擔任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課程主任。

汪揚教授1983年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獲得數學學士學位後,於1990年在哈佛大學獲得博士學位, 並於1989年在喬治亞理工學院開展學術生涯,其後在2007年加入密歇根州立大學擔任數學系主任。2014年8月,汪教授加入香港科大出任數學系系主任;至2016年11月升任為理學院院長,並於任內成立大數據生物智能實驗室,推出廣受歡迎的數據科技理學碩士課程;2020年10月1日,汪揚教授出任香港科技大學副校長(大學拓展)。

 


來源:香港科大商學院內地辦事處

編輯:魏雅欣

審校: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