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令穰:被禁足的天才畫師

2022 年 04 月 29 日   閱讀量:11.86萬+

bauteqky0r

牆外的遠方有令無數人嚮往的名山大川,卻也總有人只能小心守住一寸眼前的,江山小景。

01

無論從哪個角度講,趙令穰都是一個異類。

他是趙匡胤的五世孫。從小生長於宮邸,卻不像同輩的富貴紈絝那樣沉迷聲色犬馬,他遊心經史,酷愛作畫到了「無少暇時」的地步,且獨愛描繪僻陋的湖鄉景緻。

bautefm1xu

北宋 趙令穰 湖鄉清夏圖 波士頓博物館藏

他的另一個重要身份是山水畫家。天資異禀的他無論對王維的潑墨江湖,還是小李將軍的金碧山水,都能心領神。然而諷刺的是,王子的身份注定了他一生中大部分時間足步不離京城,一生都沒見過什麼名山大川。

只有在每年趙宋皇室祭掃先人陵墓時,趙令穰才得以暫離宮牆。除了蒐集來的前人畫蹟,那些積少成多、年復一年往返京洛間的經歷,構成了他對自然山水的所有想像。所以連蘇東坡也笑他每有新作,「此必朝陵一番回矣」——這一定是前幾天又掃墓去了。

02

東坡的「嘲笑」大概是沒有惡意的。畢竟跟他多次貶謫途中所見的崇山峻嶺、激流驚湍相比,趙令穰所畫的京洛鄉間景緻實在是太小家子氣了。

其實以趙令穰表現出來的驚人天賦來看,很多人都認為假使他能夠踏出京城,造詣當不可限量:

bautendjz5

傳趙令穰 春曉圖頁 故宮博物院藏

「使周覽江浙荊湘重山峻嶺、江湖溪澗之勝麗,以為筆端之助,則亦不減晉宋流輩。」——《宣和畫譜》

京洛之間大約五百里,在古代中國,大部分人一生的踪跡並不見得就多過趙令穰。但選擇原地終老和法令不得出遊有著本質的區別。對於一個從出生就注定無法遠遊的人來說,某一天突然覺醒了心向自然的天性,這大概會是一種無法化解的悲哀。

bautetilh6

趙令穰 秋塘圖 大和文化館藏

我們無法從史料和詩文中得知趙令穰的心理狀態,然而至少從他留下的幾幅畫作來看,這種想像中的悲哀似乎缺乏根據。

03

既然去不了遠方,那就將為數不多的所見一遍又一遍落墨成圖。

鄉村的景緻本無大異,卻因觀者每年一出的欣喜,感受到許多細緻入微的變化——那些生死於斯的樵夫漁民早已習慣的平凡日常:

bautebrn9l

bauteEcz2

baute7oqzh

bautes2uyf

bautebxqyc

baute6toz6

baute6mxrm

bauteczq

bauteettpv

池塘里穿蓮戲水的乳鴨;微風中低垂的柳枝與嫩條;或停或旋的燕、雁、鶴、鴉;淡色點染的青青草地;蜿蜒細長的鄉間小徑;薄薄晨霧中依稀的密林與茅屋……從萬物復甦的初春到江山雪霽的寒冬,趙令穰不厭其煩的地將這些再普通不過元素調淡調濃,解構重組。

如果趙令穰像蘇軾、陸游一樣有江山行遍的經歷,我不知道是否還有人會一生為湖村小景著迷,在沒有高山大湖的鄉下找到讓人安定的秩序;更無法想像這個衣食無憂的貴族公子又是否,會在黃州、儋州的險山惡水中驚慌失措,失落原有的安定與自足。

bautew0k06

清 週笠 擬趙大年深柳堂讀書圖 故宮博物院

牆外的遠方是令無數人嚮往的名山大川,卻也總有人只能小心守住一寸眼前的,江山小景。小景雖小,亦是江山。

 


來源:吃畫人

編輯:許可

審校:牧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