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永安:《音樂人生》

2023 年 08 月 25 日   閱讀量:4.69萬+

baute9xzbu

蘇永安

2023年5月30日晚,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我和我的祖國暨何占豪90歲生辰全國巡演大型交響音樂會》上,當我以小提琴領奏完《築夢昊天》及《我和我的祖國》樂曲時,全場發出經久不息的掌聲,我的眼睛不禁濕潤了。樂曲優雅婉轉的旋律,表達出真摯深沉的家國情懷,深深打動在場的所有觀眾的心。尤其身為非專業人士,能參與這場音樂盛會並出任藝術顧問,能得與來自美國茱莉亞音樂學院的馬金怡小姐及深圳愛樂城市交響樂團合作演出,是我人生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我輕撫琴弦,深切感恩小提琴帶給我的豐盛人生。

bautejj5s0

冼星海曾說過:「音樂,是人生最大的快樂;音樂,是生活中的一股清泉;音樂,是陶冶性情的熔爐。」德國偉大的音樂家貝多芬也曾說:音樂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學更高的啟示;誰能說透音樂的意義,便能超脫常人無以自拔的苦難。

bauteIcox

說起與小提琴結緣,還是年少無知的少年時期,一次到鼓浪嶼度假,當漫步在路靜人稀的小巷時,從小洋樓的百葉窗中傳出悠揚的小提琴聲,瞬間就被這溫柔美妙的樂聲深深震撼住了。那些輕快的音符,宛如一些活潑輕盈的精靈,佔據了我年幼的心靈,讓人陶醉,讓人快樂:世界上原來還有這樣扣人心弦的天籟之音。從此迷上了這「樂器之后」!我買上最好的樂器,四處尋找最好的老師,與志同道合的樂友一起日夜勤學苦練,我的琴技慢慢在家鄉一帶小有名氣。音樂小精靈為我打開一個美妙的世界,展現一片開闊的心靈視野,小提琴成了我人生最好的伴侶。

1969年夏,一股「上山下鄉」狂潮席捲全國,成千上萬正處於長身體、長知識花様年華的學子離開城鎮奔赴鄉村。我也被拋擲到遠離家鄉百千里外的山區窮鄉僻壤,每天做著沉重的體力勞動,出工、收工,過著艱辛日子,不少同學想辦法、找門路陸續調離山村,最後留下形單影隻的自己,對著四圍透風漏雨的小茅屋,惟一能找到安慰的就是那把小提琴,陪伴自己度過無數孤單夜晚。那時候,我日以繼夜的近似瘋狂的拉著拉著……從琴聲中得到慰藉,燥動得以平靜,煩惱得以緩解,音樂成了知己,在音樂的世界中,找到安祥和力量。

1970年,因為興建「龍坎鐵路」,當地公社組織文化宣傳隊。又是這把小提琴,讓我順利進了宣傳隊,成為首席小提琴手,每天練琴八小時以上。短短一年多的宣傳隊生涯,是「上山下鄉」最愉悅的時光,不僅可以與小提琴朝夕相對,更可以借琴聲抒發心中情緒。音符灑落在心田,將自己的感情蘊含其中,通過情感的抒發,仿佛飄飄然進入另一個世界。此時此刻,更深深體會到哲學家柏拉圖所說的:「音樂之於心靈,猶如空氣之於身體。」

1972年,是命運的一大轉折,我以僑屬身份成功獲批准來港定居,開家鄉知青來港的先河而成為當地一樁傳奇。小提琴四根琴弦又一次引領我邁上人生另一個台階,有幸告別山鄉,來到「東方之珠」的香港。雖然為了生活不得不要把絕大部份時間投入到維持生計,但總不會忘記那把小提琴,它已經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工作之餘,總要擠出時間會會「老知己」。從樂聲中舒緩心情,在音樂中得到釋放,那是一種享受,使你更積極樂觀,熱愛自己的生活。

又一次風雲際會,2021年7月,香港各界與全國人民一道,迎來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我與香港立法會議員、政黨領袖、律師、新華社記者等一眾人士拿起自己的拿手樂器,以「雲合奏」的形式,共同奏響這首最著名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頌歌《國際歌》。當那悲壯的旋律從琴弦上發出,我知道此時的琴聲已經不是簡單的音樂,而是從音樂的角度集中昭示了共產黨的「初心」和「使命」。歌曲的旋律有一種崇高神聖、悲愴壯烈之美,表達共產黨人對主義、對理想的信仰之美、信念之美。此時的音樂靈魂又得到新的昇華。

今年8月,我將有幸應邀出席長春音樂會並參與演出,這將是我音樂人生上的又一次新高峰。對此我充滿憧憬,期望音樂帶給我更多的美好,讓人生更多姿多彩,更充滿幸福感,並走向更廣闊的前程!

《晉書‧樂志》說:「是以聞其宮聲、使人溫良而寬大;聞其商聲,使人方廉而好義;聞其角聲,使人惻隱而仁愛;聞其徵聲,使人樂養而好施;聞其羽聲,使人恭儉而好禮。」

回首往事,從當年青澀懵懂到如今從心所欲,小提琴陪伴了我大半個世紀,見證了我人生道路上的高低起伏,順境時給予我樂觀愉悅,逆境時給予我力量鼓舞。也充分印證了《史記‧樂書》中所說的:「故音樂者,所以動盪血脈,通流精神而和正心也。」音樂能改變人生,它的魅力就是能把握人的性格與行為,在潛移默化中塑造人、感化人、陶冶人,從而體悟到人生的真諦和生命的意義。今後,音樂將永遠是我人生旅途上淨化心靈、陶冶情操、提升境界、堅定信念的良師益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