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4日,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國作家協會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召開。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出席大會並發表重要講話。著名潮劇表演藝術家、廣東潮劇院名譽院長姚璇秋獲邀參加了此次盛會。

2020年10月12日,習近平主席到訪問潮州並對市民發表即場講話時,也談到過姚璇秋老師。習主席說,「我42年前就到過潮州,看潮劇電影,有個名角叫姚璇秋。」

沒錯,習主席說的「潮劇名角姚璇秋」,正是此次應邀上京參加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著名潮劇表演藝術家姚璇秋老師。

bau20211217q6lw3

2020年10月12日,習近平主席訪問潮州並點贊潮劇和潮劇名角姚璇秋。

 

文 | 韓江水

 

姚璇秋,1935年出生,廣東汕頭市澄海區澄城人。1953年從藝,潮劇名旦,國家一級演員,著名潮劇表演藝術家,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

曾獲得廣東省匯演優秀獎、廣東省政府事業貢獻獎、廣東省首屆文藝終身成就獎等。歷任廣東潮劇一團副團長、汕頭地區青年潮劇團團長、廣東潮劇院副院長、廣東潮劇院名譽院長、中國戲劇家協會理事、廣東省戲劇家協會副主席等職務。

bau202112173lhbb

著名潮劇表演藝術家、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姚璇秋

主要代表作及角色有:潮劇《掃窗會》王金真、《陳三五娘》陳五娘、《蘇六娘》蘇六娘、《辭郎洲》陳璧娘、《認相》趙五娘、《井邊會》李三娘、《鍘美》秦香蓮、《張羽煎海》瓊蓮、《春草闖堂》李伴月、《玉堂春》《梅亭歸》蘇三、《霸王別姬》虞姬、《趙氏孤兒》莊姬、《回書》桂英、《袁崇煥》葉夫人,現代戲《革命母親李梨英》李梨英、《江姐》江姐、《沙家浜》阿慶嫂、《杜鵑山》柯湘、《龍江頌》江水英、《萬山紅》王鳳來等。

bau202112187lm6m

姚璇秋獲2020「中國非遺年度人物」榮譽

剛剛過去的一年,姚璇秋收穫了很多榮譽:2020「中國非遺年度人物」,2020年度「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優秀共產黨員」……

對於年輕人來說,姚璇秋的名字已然陌生,若不是這一連串分量十足的榮譽獎項,恐怕沒多少人知道這位「鄰家老奶奶」曾經是萬人追崇的潮劇巨星。

回顧姚璇秋的職業生涯,如同翻開一部現代潮劇史,鮮活豐滿,曲折漫長,充滿著光榮與苦難,雖然篳路藍縷,卻始終精進成長。姚璇秋與潮劇的關係,緊密到難以區分個人與劇種。

bau20211217gtzf1

姚璇秋(右一)曾二度進入中南海懷仁堂演出,並受到毛澤東接見。

用潮州方言演唱的潮劇,至今已經有500多年歷史,原本流行於廣東潮汕地區和福建閩南一帶。上世紀中期,在姚璇秋等一代潮劇人的努力下,潮劇從一個地方劇種躍升為全國知名劇種,並且長期保持著國際影響力。

循著姚璇秋的足跡,可以窺見潮劇過往的輝煌:二度進入中南海懷仁堂,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習仲勛等國家領導人都曾觀看演出;曾經拍成電影,風靡香港、東南亞;受國家派遣,在對外文化交流上扮演過重要角色。

 

春風踐約到園林

bau202112187pkoo

青少年時代的姚璇秋

1935年出生於澄海的姚璇秋,在成為正順潮劇團的一員之前,曾度過極為清苦的童年。抗戰時期,小璇秋的父母於貧病交加中離世,留下她和五個姐姐、兩個哥哥在生存的邊緣掙扎:其中二個姐姐沒能捱過黎明前的黑暗,另三位姐姐遠嫁南洋,兩個哥哥不得不進入救濟院,姚璇秋自己則跟著守寡的大伯母艱難過活。

恰恰在這樣困絕的環境中,小璇秋與潮劇結下了不解之緣。兩個哥哥所在的救濟院面臨運營壓力,於是請來教戲先生,將孩子們組建成業餘戲班,以此掙錢來作為補貼。哥哥們一個拉弦,一個做小生,小璇秋便常常跑到救濟院裡偷偷看他們學戲。誰也想不到,這雙膽怯又好奇的眼睛里,一朵明日之花正悄然含苞。

bau20211217nvq1f

姚璇秋《蘇六娘》中飾演蘇六娘

抗戰結束後,為了分擔大伯母的壓力,8歲的姚璇秋進入火柴廠當童工。在此期間,小璇秋對潮劇的興趣日漸濃厚,她不時從微薄的工資裡摳出一部分來買票觀看「天光戲」。顧名思義,這種戲是從半夜開演到天明,所以價格非常便宜。

此時兩個哥哥已離開救濟院到街上做起了小販,他們在業餘時間常到璇秋家附近的陽春儒樂社表演,見妹妹喜愛潮劇,便常帶她到樂社參與清唱。陽春儒樂社是民間自發的音樂興趣組織,沒有報酬,但哥哥拉弦妹妹唱曲,小璇秋亦樂在其中。這種貧中取樂的生活方式一直持續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

由於生活的局促和不安,姚璇秋只斷斷續續念過書,小小的精神世界主要靠潮劇來滋養。從潮劇中,她學習了不少漢字,也明白了許多事理。

bau20211217kuo3l

姚璇秋《辭郎洲》飾演陳璧娘

命運轉折的一天終於來臨了。 1952年夏天,正順劇團的主管人郭石梅和陳炳光路過陽春儒樂社,聽見里面絲竹悠揚,飄出清亮的女聲,唱著連排的潮曲,不由剎住腳步,擠進樂社,意欲一睹究竟。撥開人群,只見身材窈窕、鵝形臉蛋的姚璇秋腳著木屐、眼眸蘊神。這不正是理想的戲苗子麼?兩位主管人會心點頭。

然而,當郭石梅和陳炳光正式向姚璇秋發出邀請讓她來劇團學戲時,姚璇秋最初的態度卻是極猶豫的。這種猶豫,與舊社會潮劇專業演員尤其是戲班童伶的悲慘遭際有密切的關係。潮汕地區舊時流行一句話:「父母不修世,賣仔去做戲。」

bau20211217bm2zu

姚璇秋《陳三五娘》飾演陳五娘

解放前的潮劇主角基本由童伶擔任,而童伶是以賣身的形式加入戲班的。由於教法嚴格,又從事著強度極高的訓練和演出工作,往往「輕則傷,重則死」,且「在班期間,關津渡口,各安天命,與班主無關」,童伶的基本權益完全得不到保障。

由於常常偷看戲班排戲,姚璇秋曾目睹台上光鮮的童伶背後辛酸的生存境遇,也曾親見兩位哥哥被救濟院的教戲先生用藤條狠狠懲罰。因此,儘管那麼喜愛潮劇,她卻從未萌生過加入戲班的念頭。

bau20211218tfv33

姚璇秋劇照

1951年,隨著潮劇改革工作的啟動,殘忍的童伶制被廢除,以童伶為主的潮劇一時面臨著青黃不接的困難。由於女生的音色較為接近童伶,以正順為代表的潮劇團便四處尋覓有資質的女青年,彷彿冥冥自有安排,他們遇見了姚璇秋。

經過劇團多次上門做思想工作,1953年春天,這個穿著木屐的女孩終於出現在正順劇團的門口。正如後來風靡海外的曲子中所唱的:「春風踐約到園林」。即將到來的,是姚璇秋的春天,更是潮劇梨園的春天。

bau20211217kyxn2

姚璇秋《陳三五娘》中飾演陳五娘

 

一自掃窗壓軸  定二十年場屋

幾百年來,潮劇在形成和發展過程中,不斷吸收當地民間藝術精華,使其音樂、唱腔、表演形式日趨豐富,逐步形成了自身的風格。

而20世紀50年代的潮劇正處於改革轉型、重整待發的當口,與時代的變化相呼應,潮劇也抖擻著新舊交融、兼收並蓄的開放精神。在此背景下,從票友到文藝工作者的角色轉換,自然給年輕的姚璇秋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bau2021121839cuj

姚璇秋《辭郎洲》劇照

加入劇團後,第一關是要掌握潮劇的傳統功法。根據劇團安排,楊其國負責教姚璇秋唱念,黃蜜、陸金龍則教基本功,三位先生的執教風格帶著深深的舊時代印記,特別強調程式的規範和嚴謹。

每日凌晨四點半,姚璇秋便起床練功。 《掃窗會》是她的開蒙戲,這部列入潮劇教材的經典劇目難度極高。光是曲牌,就對平仄、音韻、抑揚、輕重、緩急等方面有著十分細緻的規定,姚璇秋跟著老師一字一句地唱念,不能出現半點差錯。

bau202112161t2px

姚璇秋開蒙戲《掃窗會》

著名的《掃窗會》開頭那一聲叫板「苦呀」,姚璇秋校正了數十次才達到老師的要求。看過《掃窗會》的觀眾,一定會對女主角王金真掃地的動作印象深刻。為了讓姿勢顯得優美,姚璇秋要穿著裙子表演矮步,其間不斷蹲下起身,大小腿不得接觸,還需保持氣順,背後所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

除了表演外在的「形」,姚璇秋也漸漸在老師指點下學著體會戲中角色的深層心理,通過外在的「形」來詮釋內在的「神」。 《掃窗會》中,王金真見到久違的丈夫,問出一句「你是何人?」

bau20211217o1i4u

姚璇秋《掃窗會》中飾演王金真

姚璇秋起初不得其解:為何還要問丈夫是誰呢?便向教戲先生盧吟詞求教,先生反問一句:「你又是何人 ?」這句話點醒了姚璇秋:先生的用意是要自己充分融入角色所處環境當中,這樣才能參透看似反常的台詞里所隱含的言外之意。

這種「由內而外」的表演思路源自現代導演制度的引進,這是潮劇在新中國成立後繼廢除童伶制又一項重要改革。導演是「戲劇生產」的樞紐,通過對劇情、人物進行整體把握,將演員、服裝、佈景、燈光等要素統籌起來,從而改變了過去各演職人員「自掃門前雪」的情況,使潮劇的藝術性得到了有力提升。

bau202112188ex8f

姚璇秋《霸王別姬》中飾演虞姬

在這項改革中,起關鍵作用的是導演鄭一標,他的引導深刻地影響了姚璇秋的藝術理念:「鄭一標先生在組織舞台行動之前,總是深入挖掘劇中人物豐富而復雜的內心活動,幫助我尋找人物行動的心理依據,感受劇中人物的思想、處境。」

戲劇表演的程式往往給人以刻板的印象,但在鄭一標先生的啟迪下,姚璇秋從人物深層心理出發,嘗試對固有程式進行再加工和組合,從而變化出新的身段動作,達到以神禦形的效果。

《掃窗會》里有三次矮步的掃地動作,姚璇秋細心揣度每次掃地時王金真心情的微妙區別,最終呈現出三次各不相同的矮步,令觀眾回味無窮。

bau202112177cxhb

姚璇秋一出道就凴折子戲《掃窗會》一角而紅

姚璇秋的勤奮與老師們的點撥相得益彰,終於結出碩果。在進入正順劇團短短幾個月後,姚璇秋與名小生翁鑾金先生合作,以一折《掃窗會》參加廣東省文藝匯演獲得優秀獎,從此一戰成名。

潮劇專家張華雲先生後來稱其為「一自掃窗壓軸,定二十年場屋」。這句美譽既是對《掃窗會》本身藝術價值的褒揚,亦是對姚璇秋台下紮實苦功的讚頌。姚璇秋這初出茅廬的幾個月,為潮劇即將到來的「金色十年」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bau20211217k3eki

姚璇秋《鍘美》中飾演秦香蓮

 

雅歌妙舞動京華

接力《掃窗會》的是《荔鏡記》(又名《陳三五娘》),這是姚璇秋藝術生涯中演得最久、影響最廣的劇目之一。這部戲的排演,讓姚璇秋的藝術潛能得到更為充分的開掘。作為古典潮劇與時代精神的結晶,1955年《荔鏡記》的廣州公演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原計劃兩個月的演出實際連演了四個月。

適逢梅蘭芳先生出訪日本途經廣州,也觀看了此劇。 「全國二百多個劇種,我還沒有見過哪個劇種這麼富於藝術表現力!」戲罷,梅先生登台相賀,對姚璇秋的表演更是大加讚賞。

廣州公演後,姚璇秋調入新成立的廣東省潮劇團,排演了《蘇六娘》等劇目。

bau20211217v1a2s

姚璇秋《蘇六娘》飾演蘇六娘

1957年,姚璇秋隨廣東潮瓊漢劇赴京匯報演出團來到首都北京。這一年,無論對於姚璇秋還是對於潮劇,都極具紀念意義。這是在潮劇長達五百年的歷史中第一次站上首都的舞台,潮劇團為北京觀眾帶來了四台晚會,其中姚璇秋主演了《荔鏡記》《蘇六娘》和《掃窗會》。

北京群眾中,許多人都是頭一回接觸潮劇,對京城文藝界來說,此次匯演頗有遺珠現世的氣勢。著名電影編導蔡楚生先生對《掃窗會》的表演「驚嘆不已」,京劇藝術家李少春先生則將《掃窗會》為首的三個潮劇折子戲喻為「百花園中的三塊寶石」。眾多誇譽如潮湧至,不一而足。

bau202112177bdfl

劉少奇接見姚璇秋(左一)

由於表現出色,潮劇被推薦到中南海的懷仁堂演出,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央領導人均出席觀看。時任中國劇協主席的田漢先生賦詩盛讚:“「法曲久曾傳海國,潮音今已動宮牆。難忘花落波清夜,蕩氣迴腸聽掃窗。」演出結束後,毛澤東主席還到後台看望了劇團演員,那一幸福的瞬間,讓姚璇秋此生難忘。

在京期間,姚璇秋還隨劇團多次拜訪了梅蘭芳先生。此前廣州會面時,姚璇秋由於不會講普通話,未與梅先生多作交流。而此番,梅先生給予了姚璇秋許多寶貴的意見。潮劇團即將離開北京之時,梅先生應姚璇秋之請,信筆題下「雅歌妙舞動京華」之句,以作留念。

bau20211216jmsvo

周恩來接見姚璇秋(右一)

首度赴京演出開啟了潮劇的黃金時代。離開北京後,潮劇一路南下,先後在上海、杭州等地作巡迴演出,對「海崖雅曲」潮劇進行了進一步的宣傳。

1959年,姚璇秋借建國十週年獻禮演出之機再度赴京,在懷仁堂得到周恩來等中央領導的接見。此後,劇團陸續赴各地演出,潮音一時迴盪大江南北,盛況空前。

bau20211218dtpdg

葉劍英(左六)接見方方(左五)、洪妙(左四)、姚璇秋(右五)、陳仙花(右一)、郭石梅(右二)、盧吟詞(右四)

在潮劇黃金發展的十年里,以姚璇秋為代表的潮劇表演藝術家,在繼承傳統潮州戲精華的基礎上,以空前開放的姿態與兄弟劇種交流碰撞,積極吸納各家所長,令潮劇迸發出了前所未有的藝術活力。

以《辭郎洲》的陳璧娘為例,姚璇秋既吸收了京劇的雙劍功和翎子功,又融入崑曲的趟馬,還借鑒了川劇《白蛇傳》的身段。融會貫通,使得這位巾幗英雄的表演顯得更加豐滿感人。

bau20211217f4ate

1957年,潮劇團在北京演出的時候,姚璇秋(右一)等潮劇演員應邀到梅蘭芳先生(右二)家作客

同時,潮劇還主動探索戲劇與電影的結合,姚璇秋先後拍攝了《蘇六娘》《陳三五娘》等戲曲電影。借助這種新興的技術手段,潮劇的藝術魅力得以跨越時空,傳播到香港、東南亞甚至遙遠的西歐與北美。

1960年,姚璇秋隨中國潮劇團首次到香港演出,立刻在當地引起了一股「潮劇熱」。同年10月,又隨團赴柬埔寨作文化交流訪問演出,並在王宮接受王后授予「國家騎士」勳章。

bau202112179ad3u

1960年,中國潮劇團赴柬埔寨,回國上飛機前與送別觀眾道別,前排左二為姚璇秋,前排左三為團長王崑崙、

其間有一次,劇團在金邊演出,當晚演出《陳三五娘》,無票觀眾群集門外,戲院周圍人山人海。訪問團團長王崑崙見此景,立即吩咐敞開院門,讓外面的人們能夠一睹五娘真容,於是皆大歡喜,成為一時佳話。

然而,這一切熱鬧繁華,不久便戛然而止。

 

經霜青松志益堅

1964年,傳統題材的潮劇被批為「毒草」而禁演。此後,「文革」逐漸荼毒了整個潮劇界。黑名單下來,姚璇秋作為其中唯一的演員,與廣東潮劇團團長林瀾、導演鄭一標、盧吟詞等人被列為「重點批鬥對象」。

她被送到農村勞動改造,在田間勞作的時候,不時聽到某某領導落馬的廣播,其中不乏接見過她的領導。姚璇秋說那段日子讓她學到了很多,「由它去吧,種自己的田。樹高迎風,是必然的」。磨難反使她的心更純淨了。

bau20211217fvffx

魏蓮芳先生指導姚璇秋蘭花指

由於「革命事業」的需要,姚璇秋1971 年被調回汕頭地區潮劇團,召回的目的是要她演樣板戲。但是一開始,她被安排在劇團里負責服裝、道具乃至下廚等後勤工作。

「文革」對潮劇人才隊伍造成了近乎致命的傷害,大批優秀潮劇演員遭迫害,有的被迫改行,有的在「勞改」中身體受到摧殘,還有的因此失去了生命。

無數潮劇工作者發掘、整理、傳承下來的一千三百多個劇本、七大本潮曲樂譜,還有各團辛苦積攢下的服裝、道具、樂器等等,都在十年動亂中被付之一炬。

bau20211218s2pw8

姚璇秋《江姐》中飾演江姐

隨著對外開放被確立為基本國策,潮劇迎來了重生的契機。 1978年,廣東潮劇院恢復,並接到赴泰國、新加坡開展文化交流的任務。

突如其來的出國通知急壞了姚璇秋和她的伙伴們:「因為經過十年動亂,劇團是兩手空空的。沒有劇本,演什麼戲呀?只好發動大家獻劇本。有些劇本已殘缺不全,就硬是靠大夥一句一段地把曲詞回憶、拼湊起來。」

光有劇本還不夠。出發之前,姚璇秋夜以繼日地排練、改劇目、錄音。由於缺乏休息,致使她肝病、氣管炎、聲帶充血集中爆發,到了曼谷一度不能開口說話,經過五天治療才登台演出。姚璇秋的首次訪泰演出獲得了極大的成功。經此一役,潮劇的元氣也迅速恢復,《春草闖堂》《續荔鏡記》等新劇佳劇頻出。

bau20211217y1hp7

姚璇秋《續荔鏡記》劇照

此後,姚璇秋又多次赴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法國、香港、澳門等國家和地區訪問演出,為世界各地的僑胞帶去鄉音的問候。姚璇秋的聲音成了連通海內外潮人情感的紐帶,每到一處,都勾起四海潮人綿綿的回憶。

1987年,姚璇秋應《歐洲時報》邀請訪問法國巴黎、里昂。旅法僑胞中,有許多都是當年在金邊觀看「黃五娘」的故人,他們在「紅色高棉」管治時期逃至法國,重組家園。

bau202112181xpzy

姚璇秋《趙氏孤兒》中飾演莊姬

 

又添新韻入詩篇

進入新時期以來,整個傳統戲劇的生態正發生著劇變。對內改革促進了商品經濟的發展,對外開放加速了西方流行藝術的湧入,兩股潮流相互配合,日漸蠶食著潮劇等傳統藝術的生存空間。年輕一代興趣轉移,傳統戲劇的表演場所日益減少,各種問題接踵而來。

潮劇在「文革」十年受摧殘的後果開始顯現:無論是潮劇工作者還是觀眾都發生了斷層。吳玲兒是姚璇秋的首徒,60後的她入門前從未看過傳統潮劇——自她懂事起,傳統戲便已被禁,當她初次接觸潮劇時,幾乎無法體會到其中的古典美學氣質。

bau20211218x8j71

姚璇秋(左一)教授首徒吳玲兒(右一)學藝

為了使潮劇後繼有人,姚璇秋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尤其是在培養後輩潮劇藝人方面,她不遺餘力,和劇團的老一輩藝術家們一起,以傳承潮劇藝術為己任,致力於啟發新人對潮劇的熱愛,並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

姚璇秋從不強求吳玲兒對自己動作依葫蘆畫瓢地照著做,而總是鼓勵她根據自己對人物的理解來表演。這種教育理念有當年鄭一標先生的影子:「只有演員自己設計出來的動作,才是最有情感表現力的。」

bau20211218kin9n

姚璇秋《穆桂英挂帥》中飾演穆桂英

每一次交流演出都被姚璇秋視為帶年輕人見世面、學本領的難得機會。同時,每一次到海外,她都密切關注當地年輕潮劇藝人的成長狀態,並給予真誠的指導。2006年在馬來西亞,姚璇秋正接受記者採訪,恰逢潮曲愛好者們有一個即興表演,姚璇秋立即暫停採訪,認真觀看表演,並為他們鼓掌。

在進行創新時,姚璇秋從未忘記要以繼承潮劇傳統為前提,正如她所說:「無根的枝葉是不能繁茂的,有根底的樹,越受陽光的照拂,就越長得好;沒根的樹,越受陽光雨露的照沐就越容易枯朽。」

2008年,姚璇秋被國家文化部確定為潮劇的代表性傳承人;2010 年,姚璇秋獲廣東省首屆文藝終身成就獎。

bau202112187jvfh

姚璇秋獲得首屆廣東文藝終身成就獎

儘管退休多年,姚璇秋的藝術之路從未休止。無論是業餘的潮劇興趣小組、民營潮劇團,還是潮汕地區的文化盛會,只要有邀請,她都鼎力支持,義不容辭。

2016年,姚璇秋作為潮劇代表傳承人入選了文化部「中華優秀傳統藝術傳承發展計劃」,推進其中「名家傳戲——當代戲曲名家收徒傳藝」工程。

之後,姚璇秋常駐廣東省潮劇院,親自向各團選派的青年演職員傳授經典潮劇折子戲《掃窗會》。她曾爲這出折子戲苦練八個月,打下了扎實的身段和唱腔基本功,如今將這一顰一蹙、一嗔一笑背後的學問,毫無保留地傳遞下去。

bau202112187tjsw

姚璇秋傳藝

2021年2月26日,姚璇秋被評為2020「中國非遺年度人物」。2021年4月18日,中國戲曲學院與汕頭市人民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將與廣東潮劇院、汕頭文化藝術學校合辦首個潮劇本科班。

在姚璇秋藝術成就學術研討會上,中國戲曲學院原副院長貫涌說道:「如果情感失控,儘管有喜怒哀樂,它不叫藝術。藝術者,是對情感有計劃、有計謀、有手段地控制,而且表達得恰如其分。而恰如其分者,請看姚璇秋。」

bau20211218a327u

「恰如其分者,請看姚璇秋。」

2021年6月28日,姚璇秋被黨中央授予「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稱號,作為一名有65年黨齡的老黨員,姚璇秋依然壯心不已:「盡我的努力!」

面對2021年收穫的諸多榮譽,經歷過大起大落的姚璇秋顯得寵辱不驚,「我看得非常平淡。我做的時候默默地做,根本沒想過別人會給我評什麼獎。驟然得到這麼多榮譽,我想來想去,覺得這榮譽是潮劇的,根源還是潮劇的。」

bau20211218i75tu

姚璇秋傳授《掃窗會》

姚璇秋說,潮劇有很多地方素材,演的地方人物很多,比如《荔鏡記》《蘇六娘》《辭郎洲》《革命母親李梨英》《彭湃》,都是本地的。加上潮州音樂、潮州唱腔、潮州話說白,等等,都很有特色。

「沒有潮劇就沒有我姚璇秋。沒有這個劇種誰認識你呢?幾十年來,數不清有多少幕後英雄為我奠基,沒有大家的支持,我一無所成。因此,我沒有資格可以高高在上,更不會做高高在上的人。」姚璇秋說。

bau202112184vt9x

姚璇秋是一個潮劇符號

的確,「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有潮人的地方就有潮劇」。作為對外文化交流和文化傳播的重要載體,潮劇在維繫鄉情、聯結梓誼、傳承中華傳統文化的作用不言而喻。而姚璇秋,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潮劇符號。

她從前輩那里擷取精華,醞釀成蜜,如今又如同她的前輩那樣,將藝術的芳馨悉數回饋世界,讓潮劇這一中華傳統非遺在歷史長河中星火相傳、生生不息······

 


編輯:許可

審校:牧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