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雍年記》二十九:蜂蜜王國

2022 年 03 月 18 日   閱讀量:15.58萬+

文 | 張達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八日:蜂王之國

今早在家看書。家族的幾個兄弟來閒聊。

下午和萬水條兄去坡上看他的蜜蜂。地點在巫燒寨(歐 xio)過去,處於三穗縣貴槐寨和我們高雍寨交界上,“歐望”的群山之間,“歐望溪”的深谷之中。

他在新民小學任教,利用課餘時間,走遍方圓二三十里的山坡,尋找蜜蜂,選擇合適的環境,幾年後才找到這個荒無人煙的原始地帶,在此培育,目前,他的技術已經十分成熟,可以說,對蜜蜂的生活習性瞭若指掌,看一眼就知道它們的狀態與情緒。

是的,是“情緒”,蜜蜂的悲歡離合與喜怒哀樂,甚至生老病死,水條兄都感覺得到,而且只在瞬間,瞥一眼,瞅一瞅。

蜜蜂是奇特之尤物,生命極短,一生也就幾個月的時光,如果蟄人,還會自動脫離群居,獨自離開,孤獨地走向死亡。所以,當有一只蜜蜂飛到眼前,我準備拍打時,水條兄急忙阻止,說是蜜蜂奉行你不犯它它絕對不犯你的原則,它雖然飛近你,有威脅與驅逐的試探,但只要你一動不動,不首先威脅與攻擊,它就不會侵犯你。

於是,我帶著帽子,靜靜地看著警惕的蜜蜂飛舞,然後嗡嗡地飛走。(據說,萬通輝表哥當初也和水條兄一起看蜜蜂,而以高級動物人類特有的傲慢與幽默,猛力地拍打一只飛在他脖子邊的蜜蜂,結果呢,立刻被蜜蜂蟄得幾聲哀叫,中了蜜蜂的毒,幾天都難以消腫。)

當然,令我驚訝的是,水條兄與蜜蜂的親密關係。他輕輕打開箱子,拿出蜜蜂板一看那些密密麻麻的蜜蜂,就知曉它們的生存狀況。

其實,對於我們“生人”來說,所有的蜂蜜都是一樣的,一樣的顏色,一樣的體型,一樣的走動,或者說,它們挨在一起,你踩我,我踩你,形成一個整體,基本是不動的。

但水條兄看一眼就說:這窩沒有“王”了,不及時幫它們“選”一個蜂王,它們失去“主子”,沒有“中心”,缺乏凝聚力,會慢慢失散,妻離子散地死亡,分崩離析地走向滅絕。

bau20220318262yh

萬水條管理蜜蜂

在山野的一丘荒田邊,他一箱箱檢視,小心翼翼地清理箱子,更換箱子,讓蜜蜂生活在舒適與安全的環境。突然對一堆蜜蜂說:“得了,這里有兩只蜂王。”一山容不得二虎,一窩蜜蜂不能有兩個王,它們會爭權奪勢,拼殺到底,直到其中的一只死亡,另一只確立至高無上的王位,才算一統天下,天下也才迎來太平,獲得安居樂業的盛世。

於是,他用一個長方形的塑膠盒堵在一只蜂王的前頭,讓它走進去,然後裝到沒有蜂王的那一窩,算是給群“蜂”無首的蜜蜂,人為地選了一個蜂王。當然,這其間也十分複雜與微妙,充滿藝術,因為蜜蜂從來不接受別處的陌生的新王,不但不接受,還會驅逐,群起而攻之,一口咬死。

那麼,又如何讓它們接受、認可與授權於這從天而降的新王呢?這里面真是充滿自然界的政治危險與生存智慧。——水條兄並沒有立刻把新王投放到群蜂中,而是把裝著新王的盒子放在群蜂中間,讓它們隔著塑膠盒子互相認識,有個過渡階段。半小時左右後,我們打開箱子時,一堆蜜蜂包圍了新王,幸好有食指般粗細的盒子隔開,不然,這蜂王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所以,這半小時的時間,是它們互相認識的過渡時期,讓群蜂接受新王的氣味與聲息。

看到群蜂沒有那麼急躁與兇狠後,水條兄打開盒子,把新王趕進群蜂,卻還受到圍攻,有蜜蜂立即咬住它的翅膀,此時,你得立馬伸以援手,給新王的身上塗一些這一窩群蜂所產的蜂蜜,讓群蜂在新王的身上吃到自己釀的蜜,也讓新王的身上散發著群蜂一樣的氣息,才會慢慢得到“同類”的信號。

一邊慢慢地給新王的身上塗蜂蜜,一邊不停地趕走兇猛的群蜂,不讓它們一直咬住新王不動,而要讓新王四處走動,宣告“登基”,昭告天下,天下臣民才知道終於擁有新君,而俯首稱臣,三聲萬歲,肝腦塗地。

bau202203184bi1k

大山深處養蜜蜂

半小時左右,水條兄站起身來,才說:“成功了!”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也就是說,人工給蜜蜂培育一個新王需要一個小時左右。沒有這耐心而細緻的“法律”程式與“選舉”規範,群蜂不會接受一個新王,更不會把自己的權利轉讓給新王,讓新王成為新的主宰。

而讓在旁觀察始終的我,產生一個錯覺:或許,人類與動物最大的區別不在於語言,不在於孝敬,不在於使用與製造工具,而在於是否需要“王”才能存活下去。

當歐洲人走出中世紀的黑暗時候,人類就可以沒有君與王,也能活下去了,人獲得了人權,認識到人人生而平等或生而不平等,從而懂得去追求自身的權利,獲得自主性而成為自己,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君與王,甚至必須如此,才能活得更好。

而小到蜜蜂,大到虎豹,都還需要“王”才能存活下去,在“王”的淫威護佑下,才知自身存在的價值,自我的確認。

然而,人類又畢竟更加壞蛋,人人都自由選擇與民主投票時,卻依憲治國地選出了希特勒之類的敗類,不但沒有蜂王的寬容、勤勞與奉獻,一生都在為群蜂生蛋,繁殖後代,可謂身先士卒,恪守職責,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反而黑暗、專制與殘忍,強姦法律,破壞公約,荼毒人間,屠殺人類。

扯遠了,不說政治哲學問題了——最甜蜜的自然是原生態的蜂蜜,打開蜂巢,趕走蜜蜂,就直接吃下去,純正而稠密得你都難以下咽——就如人類自相殺戮的那些災難與悲苦,血流成河,多得令人無法呼吸,慘不忍睹。

【作者】:張達,記者、讀者、作者。


編輯:楓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