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雍年記》四十:高雍,你好!

2022 年 04 月 25 日   閱讀量:14.8萬+

文 | 張達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九日:高雍,你好!

昨天,高雍寨的“鄉賢”在新民小學聚會,敘家鄉情緣,行金秋助學。

之前的民間組織“光彩事業”,改為充滿時代氣息的振興鄉村協會,昨天在聚會中進行了授牌儀式,開展公益活動,旨在發展高雍寨的社會經濟,傳承民族文化,進行旅遊開發與教育支助等。

我背著小兒子,參加活動,在人群外給鄉親們鼓掌。

bauteitohs

高雍寨的金秋助學

今年有二十四名高中生考上大學(本科),得到了協會的資助。我捐五百元,以綿薄之力,寄希望於未來。

所以,學生們“領獎”後,人們結束各項活動議程後,在新民小學一樓的過道上,我特意與幾位學生交流了十分鐘,自然又是幾年前說過的那番苗話:學習機會來之不易,當刻苦勤奮,修完學分,且不惹是生非,更不違法犯罪,從而順利畢業,這是低的要求——離開高雍寨越遠越要懂得出發的艱難,所謂不忘本;博覽群書,提升學力,爭取讀研,進一步求學,擴寬視野,提升學術能力,這則是高的祝願與期待——假設到海外留學,當倍加珍惜中華文明。

我還多說了一些簡單感受,就是進入大學校園後,要勇敢地說普通話(漢語),大膽與人交談,不要因為別人的鄙視與笑話,而不敢開口。

因為高雍寨的一些大學畢業生的筆試成績都不錯,但面試成績較差,影響綜合成績而名落孫山,痛失創業機會與就業崗位。所以,我們應知恥而後勇,儘量說好普通話,提升語言表達能力,提高交流水準。

最可喜的是萬祖德表哥的兒子萬金鑫,考上貴州民族大學的碩士,是我們高雍寨有史以來的第一個研究生。他說五六年前,在村里聽過我的幾次閒聊,略有記憶。

被他激發出來的虛榮心,又讓我乘興而單獨與他多聊了幾句。他深造的是法律專業,我就借題發揮地說到了錢穆先生與他的《中國歷代政治得失》、江平教授以及“民法典”。

還想與他交流幾句有關憲法的話,可惜已到吃飯的時候。於是,我們圍坐一桌,開心地舉起土碗,高山流水地大口喝酒,為高雍寨的點滴改變而呐喊,為高雍寨子弟的進步而喝彩,為高雍寨的美好明天而祝福。

結果不言而喻,我醉了。不勝酒力的我一覺醒來,已是新的一天,也是離開高雍寨的時刻了。所以,中午哥嫂送我們一家人回到D市,依舊渾渾噩噩,不知來路,也不明歸途。

二零零六年秋天,大學畢業後,我十多年沒有在夏秋時光,回到家鄉生活,今年特意回歸,以陪伴年邁的父母。遺憾的是人世匆匆,轉眼又是惜別,母親的淚水,又淌在我眼前。於是,借書友羅希的一篇關於高雍寨的文稿來抒懷,把自己當做異鄉人,自我虛偽與瘋癲,醉眼朦朧地喊一聲:《高雍,你好!》

bauteZyk6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的高雍寨(上寨)

——

初見達哥,是在一個讀書交流會上,主持人介紹說他是記者,之後,他便給大家介紹了他寫的記者生涯隨記《你算個鳥》。對於作家、記者,我一直心懷敬畏,會把他們的形象歸為談吐幽默、溫儒爾雅……眼前的達哥,出口卻是“你算個鳥”,覺得有些不對勁……

再見到達哥,還是在閱讀交流會上,後來交流多了一點,慢慢被達哥個人魅力所吸引,是源於他自知無知而努力讀書,不做作、不輕浮、不偏激,像極了一棵大樹,盤根錯節的伸入大地盡頭,吸收了很多營養,枝繁葉茂,任風吹雨打,安靜地走自己的路。於是,對達哥,更多的是“羡慕嫉妒恨”,自然也是我學習的榜樣。

進入到達哥的世界,還要感謝他於四月十四日、十五日組織我們十多位書友,到他的家鄉高雍寨參加“三月三”民俗活動。收穫滿滿的,不僅與當地小學老師一起暢談野夫和他的《鄉關何處》一書,更多的是感受了高雍寨的一場民俗活動之饕餮盛宴。

bautera6v5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高雍寨的民俗活動

初進入苗寨,達哥說,回到了這片大地,就有了安全感。

後來,遇到了一些人,就聽到了達哥和父老鄉親的高談闊論,我心中不禁有些竊喜,因為他們的語言和我的語言是相通的,雖然語調非常不一樣。當然,我很少跟他們聊天,怕會是一種突兀的打擾,只想靜靜的站在旁邊守護他們的那一份歲月靜好。

不過,與鄉人問候與交談之餘,回到家鄉的達哥,像周圍的大山一樣含蓄、低調,完全沒有“你算個鳥”的架子,更多的是站在人群里看著喧鬧的人們。我們一行十幾個人,一到這種歌舞飛揚的盛大民族節日,難免會放飛自我,東跑西走,東張西望。一會兒參加村裏的打陀螺活動,一會兒進入苗族蘆笙舞中而裝模作樣地學步,或是聆聽村里苗族姑娘的歌唱,或是走進祭祀活動的上萬人隊伍中。而有好幾次看到達哥都在緊盯著我們,默默的為我們“保駕護航”。這時候的達哥是那麼細心、細緻、富有責任感。

雖同為苗族同胞,但這種酒要喝三天三夜、歌要唱三天三夜、舞要跳三天三夜的節日盛況,在我的記憶中少之又少,兒時有些祭祀活動的回憶也是那麼遙不可及,而達哥似乎為我打開了一扇門,就在高雍寨,感覺自己可以和他們融為一體,有了一種回到家的親切感,欣賞了高山流水,看見了人們載歌載舞,體驗了上萬人祭祖的虔誠。“愛”這個字不禁油然而生。

是的,我愛上了這里的苗族同胞,仿佛理解他們山高水長的疾苦,他們熱情大方的歡樂,他們天人合一的信仰,他們喃喃的低語。眼前的達哥,化身成為了鄰家哥哥,隨和而善良。

bautek9lfd

羅希和張達在高雍寨參加民俗活動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民族情感的力量吧。我也突然有些領悟,達哥的桀驁不馴,大部分該來自這充滿信仰的大地,群山的磅礴——對故鄉飽含深情的人,無論走到哪里都不會迷失自己,都會有些野蠻的驕傲。

高雍,你好!達哥,你好!很榮幸認識了“你們”,帶我回了一趟“苗家”,讓我了解到在那一方水土有著和我一樣的苗族同胞,瞭解“你們”美好的心靈,還有可口的美食與雍容的服裝。願一切安好!

 

【作者】:張達,記者、讀者、作者。


編輯:楓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