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雍年記》五十:喝一口故鄉水

2022 年 05 月 15 日   閱讀量:13.25萬+

文 | 張達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六日:善待湖北人,就是善待自己

星期日,大年初二,天寒地凍,新型冠狀病毒還在擴散,全國各地的傳染人數日漸增多,死亡人數日漸增多。高雍寨也有從武漢出來的人員,大家都擔心他們攜帶病毒,而整天居家,憂心忡忡。

世事無常,誰會想到病毒來得如此兇猛呢?

提心吊膽,坐立不安,似乎不出去看看,便沒了機會與高雍寨永訣,而在中午鼓起勇氣,走了寨子半圈——就算被新冠病毒感染而死,只有最後一眼,也要看看自己的故土。

戴著口罩,走到上寨的“歐門北”水井,水泥磚石圍起來的水井還在,泉口的水流也如幾十年前一般潺潺不息,只可惜污染了,渾濁了,不能再飲用,四周修建了房子,覆蓋著水井,生活污水直接滲透,骯髒了清泉。想當初,我們偶爾為了貪得一壺甘冽的泉水,慢慢爬上去,小心翼翼地接水,快快樂樂地飲用。

高雍寨“歐門北”水井

真是美好,畢竟是“龍井”之水,無論狂風暴雨,還是干旱成災,它都連綿不絕地涓涓細流,無論春夏秋冬地乾淨透亮,清泉甘露,滋養了人間。陽光被泉水潑灑在石板上,泛著燦燦的亮光,晶瑩剔透,清澈了我們的少年時光。

據說,泉水是從“高抱嗡囧”山巔上流下來,曾經有人在山上放鴨子,而有兩只莫名其妙地消失了,第二天,人們卻在“歐門北”水井中遇見,仿若從天而降,不,應該是從群山深處冒出來,從大地深處遊出來。

這是我們寨子的“龍脈”,“龍”也就遨遊於如此泉水間,連綿群山之中,所以,祭寨的“招龍”路線,從“高抱登登”下來,沿著山脊,過“高抱嗡囧”一側,祭師牽著一頭壯年的水牛,趟著荊棘,沿著“龍脈”穿過叢林,越上峻嶺,走過“毆門北”上方,直到“龍抬頭”處“高抱瞭”,高昂頭顱,殺牛祭天,祈禱風調雨順,萬民安康。

從寨子中回來,因為疫情而焦慮,有些風聲鶴唳的悲涼,雖在自家室內,便也一直戴著口罩,擔心被傳染,呼吸的全是病毒,就如魔鬼潛伏於陰暗處,在你看不見的地方悄無聲息的把你吞噬,向你洶湧澎湃地衝殺,而你毫無知覺,毫無反應,毫無抵抗的機會與能力。

所以,到了晚上,雖然幾次停電,也心情沉重地寫下《善待湖北人,就是善待自己》雜感,發於微信公眾號“平仄書”:

——

新型冠狀病毒的肺炎疫情擴散,重災區的湖北省,始發地的武漢市,成了牽動千萬人心的地方,但與此相反的惡劣情況是,網上傳出有些地方、有些人拒絕湖北人,驅逐從武漢出來的人員,以免病毒進一步擴散,以免被感染,從而讓許多湖北人和武漢人無處停車、無店可住,徹底的無家可歸。

這種歧視與冷漠,看似警惕與預防,卻是比病毒更加冷人痛心的行為。

這里面應該分清三種情況:一是他們是湖北人、武漢人,但一直在外,並沒有發燒、感冒等症狀,和所有健康人一樣安康,那麼,這部分人就應得到和當地人一樣的待遇,過正常的生活,該怎樣預防就怎樣預防,該怎樣居家,就怎樣居家。

二是他們確實於近期從湖北與武漢出來,但這些人於近期一切正常,並未感染病毒,那麼,在進行檢查、隔離與預防過程中,也應給予人格的尊重與關懷,出行、就醫等方便。

三是湖北人或從武漢出來,已經感染病毒的人,對他們進行預防與治療的同時,還應做好心理治療,撫慰受傷的心靈,而不是歧視,不該責備,更不可唾棄。

如果不分青紅皂白地排斥,把湖北人或從武漢出來的人(據說有五百多萬)視為老鼠過街人人喊打,把他們逼上絕路,隨著疫情的變化,極有可能造成物極必反的糟糕結果,即有些不僅肉體感染病毒,心靈也很受傷的人,不再說明自己是湖北人,從武漢出來,甚至在走投無路中隱瞞病情,寒心地走向極端,憤怒地走進人群,迫使許多無辜的人也感染病毒。

或有居心不良的人,惡毒地緩報、瞞報自己或他人的病情,混淆視聽,誘導民眾,喪心病狂地造成更大的災難,那就是禍起蕭牆的悲劇了。

網上盛傳一個計程車司機接到一個咳嗽的武漢乘客,立馬就拒絕乘載,叫他趕快下車。初步看,這里面存在愚昧的歧視。幸好,高度警覺的司機還有下一步的科學行為:立即呼叫救護車,把咳嗽的乘客送往醫院檢查。

這是疏導比堵塞更加關鍵所在:僅僅拒絕,不僅無濟於事,甚或雪上加霜,不如積極疏導,學這位計程車司機立馬呼叫救護車,把“可疑”人員送往醫院接受檢查,儘早發現,儘早隔離,儘早治療,既是愛護他人,也是保護自己。

從個體行為到政策決定,也是同樣的道理,因為有些城市已經出臺決定,嚴防死守,不讓湖北車牌號的車輛入城。這是及時的保護措施,但只是初步行為,接下來應該是:疏導,關懷,妥善安排未入城人員,千萬不要讓他們徘徊在外,無處可歸,生活無著落,甚至有人病發也無處就醫,那是更加悲哀的悲哀了。

醫護人員直接抗擊病毒,救治病人,非醫護人員,做好防護工作的同時,應該積極愛護那些被拒絕入城、入店的人員。比如一月二十六日晚,廣東徐聞縣、陝西西安市、廣西桂林市等,已經為湖北籍遊客開放定點賓館,接納他們安身。

這是極大的鼓舞,莫大的安慰,用自我約束與互相幫助的愛,每個人盡一切可能防止病毒傳染的道德自律,築起防控病毒傳染的高牆。

【作者】:張達,記者、讀者、作者。


編輯:楓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