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是金牛年,到處都是以牛為題的吉祥語,恭賀問好的視頻。老朋友發來的《十牛圖》,帶起一段故事和回憶。

兩年前這時節,我在紐約大都會看守所內度過第二個冬天,剛認識了鄰居「艾凡」(假名),是紐約巴基斯坦裔的生物工程師。那天晚上他向我推薦一本名「從零到壹」 的書,是美國一年輕企業家寫他創業的經過和理念,說現在之所謂創業,實在是在前人所創立的基礎上加點花樣便以為是「新」的了。困難的是第一步,無中生有,把零變成壹。之後由壹變二,二變三,都是從壹衍生出來的錦上添花而已,談不上是創新。

我身邊剛有一堆家中寄過來南懷謹老師的書,隨手翻起「老子他說」,道德經的第42章:「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三,三生萬物。」

艾凡非常驚訝好奇,我也一時不能三言兩語的把甚麼是「道」向他詳細說明。又拿起南老師的另一本和禪修有關的書,翻到宋朝普明禪師《十牛圖》的最後一圖:「雙泯」。圖是一個大圓圈而已,中無一物,外亦無一物,但是,還是有一個大圓圈!

艾凡看了半晌不能作聲,默默的盯着那圓圓的圈子圖案發呆。打破僵局,便說起我所知道有關《十牛圖》的皮毛故事。

那是12世紀宋朝,廓庵禪師繪製了禪宗以牧牛為喻的《十牛圖》並以詩偈和散文加以評唱,展現了源自《六祖壇經》的見性法門,由修行以致頓悟的體悟過程。

另一個更流行《十牛圖》的版本也是北宋太白山普明禪師所繪撰的。「牧牛」譬喻「修心」,分十大階段:未牧、初調、受制、回首、馴伏、無礙、任運、相忘、獨照、雙泯。主要着眼於調伏妄心,證悟本來,講究修行次第,曆階而升,最終證得人牛兩忘,法法圓融的究競涅槃境界。牛是情緒妄想,是煩惱,無意識,是現實的自我,是任性的心。牧童是意識,是真我的本性。那繫牛的繩子是修行的法門,是出入氣,安那般那,是內觀,是調息。從第一步把牛找到,繫上繩子,把牛拉過來,看管着,馴服了,相安無事,互信,忘掉繩子和牧牛這件事,最後連自己也忘掉,便是雙泯圓融。

生活中和社會上的不安、焦慮、失落、痛苦,是為甚麼?如何找出口?答案可在這十圖之中?尋回真實本性,了解真我,才能重新的安頓身心!當頭棒喝的再問一句,是我在牧牛還是牛在牧我?

艾凡靈光的答道:「兩者皆是。是互牧,所以最終互忘,雙泯。」

兩年後回到家裏來,跟身邊的高人論及這十牛圖的故事,高人感慨的嘆道:「把這牧牛的過程放在這社會上應用起來也是一個一樣的故事:牧童,牛,可以譬喻為剛從外面回到父母身邊的孩子,又或是祖國和剛回歸的地區,又或是政府與群眾,又或是一個國家的概念與兩套制度的辦法。你看那繩子是象徵着甚麼?」

我笑着答:「是互相信任的制約過程!有一天,當繩子可以用不上了,牛也不見了,牧童也化在清風朗月裏了;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雙忘互泯,便是大功告成的好日子了!」

高人擊掌喜道:「這《十牛圖》,不但是個修心練性的步驟過程,或政治融合,社會和解的重要階段,更是人心回歸,文化認同的關鍵啟示!如果有一天,那牛真的能變成『孺子牛』、『拓荒牛』和『老黃牛』,便是皆大歡喜的迎來第二個一百年的大復興了!」

是的,這地方不能只管說要做生金的「金牛」, 更要做好為民服務的「孺子牛」,創新發展的「拓荒牛」,和艱苦奮鬥的「老黃牛」。「在前進道路上,要戰勝各種風險挑戰;咬定目標、勇往直前,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

要活出那《三牛精神》來,征途漫漫,不斷奮鬥,這才是我們民族新征程的共同命運和歷史角色!這,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的使命!

 

來源:東網

編輯:魏雅欣

編審: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