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津湖之戰,一場中美都不願意提及的戰役!

2021 年 10 月 05 日   閱讀量:15.1萬+

bau20211005t74kn

9月30日,是第八個烈士紀念日。

也是在這一天,電影《長津湖》上映。

這是一部以朝鮮戰場為題材的電影,據說也是中國投資最大的一部電影,不僅三大導演聯袂製作,更有超過7萬人次的群演參與演出。

當然,觀眾反映也極其熱烈。上映5小時便票房破億,上映2天票房破6億,一口氣打破11項影史紀錄,成為中國戰爭片的「天花板」。

上一次引發萬人空巷的主旋律電影,還是「犯我中華,雖遠必誅」的《戰狼2》,熱血未涼,悲壯難忘。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長津湖戰役,更不知道長津湖之戰,對於抗美援朝,對於新中國,對於我們現在的生活有多深刻的意義。

可以這麼說,沒有長津湖之戰,就沒有朝鮮戰爭的最後勝利,就沒有後來長達70年的和平年代,這是一場事關國運的立國之戰!

但因為這場戰役極其慘烈,雙方均付出了極大的傷亡代價,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不願意提及,每觸碰一次,都是徹骨的痛。

我們今天之所以能夠悠閒地坐在電影院裡看電影,是因為71年前,有百萬志願軍將士,用自己的身體打退了武裝到牙齒的強大敵人。

為了我們今天的歲月靜好,有18萬名先烈永遠留在了那片土地上。

他們把該打的仗都打了,就是為了我們後輩不打仗。

 

01. 

一場王牌對王牌的對決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返。

10月的鴨綠江,早已冰封三尺,寒冷異常。

臨危受命的彭德懷緊急掛帥出征。就在當天上午出發時,作為西北軍政委員會主席、西北軍區司令員的他,還帶著西北經濟發展地圖。

他沒有想到,這麼快這地圖就用不上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不知敵軍亦不知友軍情況的作戰地圖,而且還是朝鮮的。

18日深夜,彭德懷坐上一輛吉普車,悄然駛過鴨綠江大橋,隻身入朝。

在他的身後,是第38、39、40、42軍的志願軍先頭部隊,他們正乘著夜色,準備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

彼時的朝鮮戰場,有多被動?

由美國一手發起的17國聯軍,已經把建國才2年的朝鮮,打的潰不成軍,不僅首都平壤已淪陷,還把戰火燒到了鴨綠江邊。

金日成帶著一些殘兵敗將,一路北逃,躲到一個叫大洞的小村莊里。

當先行入朝的彭德懷找到灰頭土臉的金日成時,金日成還以為美軍才打到德川,離自己尚遠。他根本不知道,美軍已經打到自己前面去了。

也就是說,如果不是敵人跑得太快,自己早就當了俘虜。

聽到這個消息,彭德懷和金日成都嚇出一身冷汗。

19日晚,先頭部隊渡過鴨綠江,秘密向龜城、泰川、球場、德川、五老裡一線開進,計劃先在此建立防線,掩護朝鮮人民軍北撤整頓。

誰知道聯合國軍迅速導常,比我們更早到達預定位置。

但驕傲的「聯合國軍」並未發現志願軍已經入朝,仍然放膽前進。志願軍審時度勢,遂改變作戰方針。

10月25日,40軍118師與敵「偶遇」,不宣而戰。

面對突然冒出來的志願軍,美軍大吃一驚,這時候才發現中國軍隊早已入朝,氣得美防長馬歇爾大罵:

我們認為什麼都知道,而實際上什麼也不知道。

在這場戰鬥中,美軍爭相奔逃,潰不成軍。 「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就此打破。

遭到打擊後,美方仍然心存僥倖,判斷這只是中國象徵性出兵,因此不顧中國再三警告,越過三八線繼續向朝中邊境推進。

所有人都盼著,這一場戰爭能夠在聖誕節前結束,回國和家人團聚。

所以作為聯合國軍總司令的麥克阿瑟的計劃是,分成東西兩線,成鉗形北進,最後在鴨綠江邊會師。

而第十集團軍的陸戰1師,為了配合西線進攻,則要從長津湖向西運動,穿插到志願軍背後,與東線的第八集團軍形成鉗合之勢。

不能不說,這一招夠狠。

所以擺在志願軍面前的首要任務,就是截胡陸戰1師,與美軍在東線作戰,才能從根本上打亂聯合國軍的聖誕前回家的美夢。

但美軍陸戰1師可不是什麼菜鳥,而是參加過二戰的兩棲部隊,號稱160年從未打過敗仗的精銳之師,是王牌中的王牌。

那麼,我們的王牌在哪裡?

最終,中央軍委選定第9兵團。

司令員兼政委宋時輪,副司令員陶勇,都是三野名將。

當時9兵團駐紮東南沿海,主要任務是解放台灣,完成統一。但美軍卻把2艘航空母艦開到台灣海峽,阻撓意圖明顯。

既然如此,那就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於是,第9兵團迅速接受新任務,由東北秘密進入朝鮮戰場。

但由於當時國內恐美、親美思想嚴重,民族自信長時間處在低谷,而民盟主席張東蓀就在這種思想支配下,把9兵團入朝作戰的情報透露給了美方,一手釀成了極為嚴重的洩密案。

這樁洩密案的直接後果,就是導致九兵團大規模非戰鬥減員。

由於入朝計劃突然提前,9兵團必須要在聯合國軍東西雙線會圍之前,通過戰略穿插到預定區域,所以時間更加倉促,連棉衣都沒準備好。

火車經停瀋陽時,東北軍區第一副司令兼參謀長賀晉年見到軍衣單薄的20軍大吃一驚,這怎麼得了!

他非常清楚朝鮮的冷有多變態,於是趕緊調來倉庫裡的5萬套棉衣,看著不夠,又命令自己部隊的戰士把棉衣也脫下來,給9兵團換上。

但由於軍情緊急,5萬套棉衣還沒有完全送到車上,部隊就出發了。

於是,9兵團15萬大軍,就這樣穿著薄衣膠鞋,跨過了鴨綠江。

但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最大的敵人不是武裝到牙齒的敵人,而是50年不遇的低溫天氣,達到了超過人類極限的零下40度!

bau20211005un76g

因為我們沒有製空權,只能晝伏夜出,一邊躲避美軍的高空偵察,一邊在冰雪林中潛伏突進,並成功到達長津湖西岸。

可以說,雙方在戰爭打響之初,都輕敵了。

在明知志願軍已經介入朝鮮戰爭的情況下,聯合國軍依然絲毫不放在眼裡,穿著棉大衣唱著歌,開著坦克上路北上,幻想著早點打完回家過感恩節。

而我們當時志願軍也想早點打完回家,畢竟美式裝備武裝的國軍又不是沒打過,所以當時的口號就是「一個乾糧袋,從北打到南」,然後回家過來之不易的太平日子,就像電影中的伍千里一樣。

但戰爭的殘酷就在於,一旦碰上,便是生與死的較量。

一場王牌對王牌史詩級的殘酷戰役,就此拉開大幕。

史稱,長津湖戰役。

02. 

那慘烈的一仗,我們贏了

當時,美軍的聖誕計劃並非毫無依據。

但他們運氣背就背在,遇到了是智慧與毅力均堪稱世界一流的志願軍。

在9兵團入朝前,當時的軍委作戰會議就雙方優劣勢就做過分析,雙方最重要的差距並不在於兵力,而在於裝備。

僅以美軍陸戰1師為例,就配備了139輛坦克、3800輛汽車、400多門大口徑火砲,總數量超過我們3個軍的總和,而我們有什麼呢?

12門75毫米的山炮,過時的38大蓋,坦克數量為0。

僅武器裝備就相差兩代,還沒有充足後勤補給,這仗還怎麼打?

但如果打不贏,就意味著抗美援朝的計劃滿盤皆輸!

唯一的機會,就是賭美軍輕敵,把他們切成數段,各個擊破,分別殲滅。

果然,機會來了。我們在急行軍,美軍也在急行軍。區別在於,他們白天走,我們夜裡跑,就這樣,我們還是跑在他們前面,成功把他們的長蛇陣切割到我們的包圍圈裡,準備分5口吃掉。

1950年11月27日,在美軍認為不可能有人生存的零下40度低溫環境中,一場敵我力量懸殊的長津湖戰役打響了。

零下40度,冷的到底有多變態呢?

手榴彈蓋都擰不開,槍管都能凍彎,耳朵一碰就掉,腳和膠鞋粘在一起,一扯一層皮。

所謂的干糧,其實就是煮熟了的土豆。剛出鍋時軟軟的,但到了戰場上早就凍成了鵝卵石,一啃蹦一顆牙的那種硬。

就在這樣的條件下,戰士們果斷發起了衝鋒。

有如神兵天降的志願軍把狂妄的美軍嚇得一路潰逃,特別是遇到夜晚更是潰不成軍,只有靠著飛機低空掩護才能一點點撤退。

眼看著世界最牛逼的陸軍1師,就要從地圖上抹去。

經過5天5夜的慘烈戰鬥,美軍終於意識到,他們遇到的是一支具有強大戰鬥力和意志力的軍隊,不可戰勝的不是自己而是他們!

於是,時任國務卿的艾奇遜不得不考慮如何體面的撤退。

他們想不到,在他們撤退的路上,遇到的是捨身堵槍眼的黃繼光,遇到的是「向我開砲」的楊根思。

如果不是水門橋戰役他們依靠強大的工業能力,他們就將全軍覆沒。

最讓人動容的,還是鮮少為人知的冰雕連,因為太過慘烈,此前報導並不多。

為了截斷陸戰1師的南逃之路,27軍81師242團5連奉命埋伏阻擊,為追擊部隊贏得時間。

當美軍進入埋伏圈時,走在前面的指揮官史密斯卻大喊一聲:「Hold(停)!」

然後,他拿出望遠鏡,看到前面的山上一排排志願軍戰士舉著槍,握著手榴彈,保持著隨時戰鬥的姿勢。

但是,他們卻沒有開火。

這讓他大惑不解,壯著膽子走到近處才發現,他們早就被凍死在陣地上,全連129名官拴,手握鋼槍、手榴彈,成為戰鬥著的「冰雕」。

他不由聳然動容,向自己「敵人」敬了一個軍禮!

而像這樣成建制的冰雕連,一共有3個!

另外兩個分別是20軍177團6連,180團2連!

bau20211005rmvy6

後來成為國防部長,曾親歷過那場戰役的遲浩田上將,每每回憶到此,便老淚縱橫,泣不成聲,勇士和陣地同在,英雄和日月同輝。

從戰術上來看,長津湖之戰可以說是出神入化。

此戰擊斃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13000餘人,不僅收復了朝鮮東北大片區域,還將東線聯合國軍打回三八線以南,徹底扭轉了朝鮮戰爭走勢。

但志願軍也付出了極其慘烈的代價。

在這場戰役中,9兵團的凍傷人數高達3萬餘人,因凍傷造成的非戰鬥減員占到77.9%。

有人凍掉了一隻耳朵,有人凍掉了一雙手,有人凍掉了一條腿,還有人四肢全無。作為冰雕連的倖存者之一的周全弟,只剩下了兩個殘缺不全的手臂,成為一級傷殘軍人。

bau20211005xo8av

正如美軍陸戰第1師師長史密斯所感嘆的那樣:

長津湖戰役,是鋼鐵部隊(美軍)在和鋼鐵的人(志願軍)作戰。

最終,中國以36萬人的傷亡打贏了抗美援朝。

不僅打破了麥克阿瑟一代戰神的神話,還讓李奇微等名將無功而返,終結了美軍試圖飲馬長江箝制中國的幻想。

美軍參謀長奧馬爾·布雷德利後來說了一句著名的話:

「這是在錯誤的地點、錯誤的時間、同錯誤的敵人,打的一場錯誤的戰爭」。

1953年7月27日,志願軍終於把聯合國軍逼到了板門店的談判桌上。

朝鮮戰爭宣告結束。

03. 

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

三年間抗美援朝,志願軍共斃、傷、俘敵109萬餘人,其中美軍39萬餘人,我們也付出了36萬人的代價。

有人說,這是一場靠人海戰術打贏的戰爭,過於慘烈。

當我們看完長津湖之戰後,就知道我們為什麼要打這麼慘烈的一仗。

二戰勝利後,我們雖然成為聯合國五常,但沒有實力的「世界大國」,根本沒有看得起,就連戰敗國日本,在遞交投降書時都一臉不服氣。

所以,雖然後來我們取得了解放戰爭的勝利,結束了內戰建立了新中國,但在國際上並無甚麼地位可言。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美軍在仁川登陸,介入了朝鮮戰爭,把戰線不斷向北推進,並把第七艦隊開到了台灣海峽。

9月15日,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絲毫不顧忌中國的警告,越過三八線直逼鴨綠江。

這還不算,還不斷派軍機侵入我國東北東北領空進行偵察掃射,先後炸死7人,殺傷28人,直接把戰火燒到了我們家門口。

但我們當時剛剛建國,一輛汽車都造不出來,產鋼量只有60萬噸,而美國是8700萬噸,一星期就能造一輛航母。

這樣的實力,如何與美國抗衡?

顯然,此時抗美援朝,與美國撕破臉皮對著幹,時機不成熟。

更重要的是,一旦戰敗,不僅島上那位會殺回來,而且還有可能像出征前的彭大將軍所說的那樣,解放的果實將不復存在,將重新被趕到山上去。

怎麼算,都是一局險之又險的賭局。

但偉人的格局與遠見卓識,只有時間能懂。

歷史證明,抗美援朝就是保家衛國。中國出兵朝鮮,不僅讓杜魯門大為震驚,還讓出爾反爾的斯大林刮目相看,從此不得不對中國高看一眼。

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

這一場事關國運的豪賭,中國贏了。從此,國際上再也沒有哪一個國家敢輕視中國。

可以說,這是一場真正意義上的立國之戰。

抗美援朝勝利後,蘇聯破天荒地不斷向中國示好,為中國先後援建了156個項目,涵蓋有色冶金、煤礦、煉油、重型機械、火力發電、醫藥等眾多領域,史稱史稱「156工程」。

我們現在的一汽、一重、鞍鋼等大型工業,均來自於當年蘇聯援建的底子,還有北京熱電廠、武漢長江大橋等,也都得益於蘇聯當年的技術輸出。

可以說,我們目前完備的工業體系,蘇聯當年作出了重要貢獻。

僅以兩個數據說明,一個是蘇聯的出口援助,總價值占到蘇聯全年GDP的7.7%,什麼概念? !

還有一個數據,在中蘇友好的10年間,蘇聯派到中國的各類援助專家超過1萬人!

而在那一仗之後,美國再也沒有對中國正面發生過了戰爭衝突。即使是1964年,美國介入南越與北約之間的戰爭中,美國越對中國不能過北緯17度的警告,始終不敢過雷池半步!

以鬥爭求和平則和平存,以妥協求和平則和平亡。

透過歷史的長河,我們越發感受到,這場戰爭對我們的深刻而長遠的偉大意義。

正是這一場慘烈的戰爭,才給我們換來了長達70年的和平。

正是這長達70年的和平時期,才造就瞭如今繁榮昌盛的盛世中國。

如今,在那片土地上還埋葬著183108名先烈的忠骨。但祖國沒有忘記,人民沒有忘記,至今已有8個批次共825具烈士遺骸披著國旗,回到祖國懷抱。

bau20211005ouzz0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我們今天所有的歲月靜好,都是因為有人為我們擋著子彈。

他們犧牲前的最大願望,可能就是電影中最讓人淚崩的那句話:

我們打仗,是為了我們的後人不打仗!

 

來源:滿園春色

編輯:杜若

編審:牧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