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雍年記》二十二:鄉村舞台

2022 年 03 月 01 日   閱讀量:14.3萬+

文 | 張達

 

二零一七年二月一日:鄉村舞台

大年初四。早上去新民小學看村里的文藝晚會節目彩排,聯繫各方面的人,準備晚上的演出,和表弟萬玉書一起寫文藝晚會的主持詞。

晚上在老學校的操場安排文藝演出,一直聯繫各類人員,確保七點半準時開始。

和村里的老師、大學生以及文藝愛好者共同組織這堂晚會,留給我一些美好的經歷。

bau202203012q0bt

高雍寨2017年新春文藝晚會

比如,村里逐漸有能歌善舞的人才,萬妮在大學里讀的是音樂表演專業,她的美聲高亢,嘹亮中還暗藏一些民族唱法的韻味。

bau202203011474n

萬妮深情演唱

萬玉書表弟學的雖是幼稚教育,但多才多藝,所編的民族舞蹈,充滿我們苗族人的歷史與文化氣息,仿佛時光倒流,即流淌在久遠的往昔,也活靈活現於今晚的舞臺,小小的舞台,便仿若巨大的歷史時空,演繹千百年的哀榮與興衰,歷盡千辛萬苦的遷徙,披荊斬棘的開荒拓土,以及靜水流深般的情意綿綿。

bau2022030193ygc

萬玉書激情演唱

還有一大堆的中學生和小學生都編排了節目,苗族蘆笙舞,現代街舞,還有廣場舞,民歌,流行歌,苗語,漢語,又唱又跳,古韻悠悠,華燈映照,可謂琳琅滿目,多姿多彩,一改我過去單板的記憶:村里貧窮落後,民不聊生,山窮水盡,基本沒有人讀書,就算讀書,成績也差強人意,更沒有文藝人才,可以登臺亮相、載歌載舞的文藝之才。

且不去說節目的品質問題,不管是盛裝登台的苗族古歌,還是搖曳多姿的現代舞,不管是在校生的朝氣與青春,還是打工仔的“鬼哭神嚎”般不羈與時尚,只要能演出,能在大庭廣眾之下秀上一把,給村民帶來快樂即可,男女老少,親朋好友,兄弟姐妹,聚在一起互相聊聊天,看看熱鬧,萬分珍貴了——來觀看演出的人不算多,但也里三層外三層,把小小的舞台圍得水泄不通,歡鬧了一場。

bau20220301ju5vh

村民觀看演出

是的,只是一種展示,把古老的、新鮮的資訊展現在舞台上,供同胞們“評頭論足”,便也只是一種交流,讓鄉親父老看看誰家的孩子長成什麼模樣,誰家的未來媳婦是否多才多藝,甚至只在於:誰是誰的家人,誰是誰的兄弟姐妹,誰是誰的親朋好友,而已。

總之,清脆的蘆笙響起,每個人就回到了故鄉,回到了家里,年味也就十足了,“年”過得有滋有味了。

bau20220301j57ro

歌手張志輝帶來原創歌曲

而略有遺憾的是主持問題,因為萬妮和萬玉書在主持之餘,還要各自登台唱一首歌,主持便顯得有些拖泥帶水,不夠流暢,降低了觀眾的審美。所以,如果明年還要舉辦,就得分開,主持人專心主持,不必參與節目演出。

令我不解的是村干部搶話筒的事:本來安排了他們說話的時間,但兩個村的“頭”都搶先拿到話筒,自我“宣傳”一番,自然就打亂了文藝節目順序。演出即將結束時,他們又搶話筒安排工作事務一番,雖不至於擾亂演出,但也感覺晚會有些隨意性。

bau202203028zwha

晚會結束後合影留念

晚了,累了,睡了。干干淨淨,了卻一事,晚會能夠順利演出,謝天謝地了,而晚會的演出情況,就留給年味,留給以後慢慢回憶吧,假設空空蕩蕩的我還能有記憶。

bau20220301hv9hp

【作者】:張達,記者、讀者、作者。


編輯:楓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