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雍年記》七十:高聲賀年

2023 年 02 月 09 日   閱讀量:11.96萬+

文 | 張達

 

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一日:何枝可依

星期六。大年三十,除夕。哥哥們侄子們前天去了“喔耶”,我不該再去,但今早還是隨著鄰居的家族兄弟“木橋鳥”一起去“喔耶”,參加祭祀活動,搭夥吃飯。

然後,又隨遇而安地和多家親戚吃飯,像個無家可歸的孩子,流離失所,到處遊蕩,得過且過,這裏吃一口飯,那裏喝一杯酒,再也沒了自家的火坑與飯碗,自家的柴火,於是,多喝幾杯酒,便醉了,東倒西歪,難以辨認自我,看見自我的的情感認同與精神歸宿——本是山川祭祀,認祖歸宗,祈禱天地神靈護佑,而我卻孤零零一人,在熱鬧喧囂間形單影隻,沒有自家的火坑與飯菜,接納孤獨的遊魂——人生如寄,歸時如鳥,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baute7z7b7

“喔耶”:山川祭祀

這是失魂落魄的感覺,似浮萍隨波逐流,漂泊無根,像一陣沒有方向的風,一株無土栽培的野草。而掉魂的人,魂不守舍的人,顧影自憐的人,註定墮落,頹敗。

因此,沒有家人一起,沒有自家的鍋灶、香火與飯碗,以後我再也不會與人搭夥吃飯,如喪家犬一般去“喔耶”參加祭祀活動。或者反過來說,以後祭祀,我一定要帶自家的豬頭,有自家的祭品,給祖先敬獻自己的香火——我要有自己的鍋灶與炊煙,燃起自家的柴火,光芒四射的火焰,就算一個人吃飯、喝酒,一個人的煙火,也可以親近祖先,敬謝鬼神,獨立於天地間。

bautetc0pu

參加“喔耶”祭祀活動

欣慰的是,殘山剩水間,醉眼朦朧裏,看到妹妹的四個孩子都很健康,陽光,女孩漂亮,男孩帥氣,有的幾乎大學畢業,最小的男孩也讀中學,可算成人了。

步履踉蹌,似乎有時還暗暗流淚,濕漉漉的目光搖搖欲墜,從“喔耶”兜兜轉轉回到家中,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了一下午,沒有吃年夜飯。回家過年,與家人團聚,我卻因酒醉而錯過了年夜飯,沒有和父母哥嫂圍著桌子,共飲一杯醇香的米酒。

天黑後才醒來,草草吃一碗飯,便出門拍照,給喊《好的歌》的人們錄視頻。

bautelfal0

喊《好的歌》賀年

有一位家長帶著幾個小孩子,一起喊《好的歌》,父親念詞,孩子附和“好的、有的”:“開門大大開,堂屋四四方,銀子幾大倉,堂屋四四角,銀子幾大蘿。進銀金,進金銀,財寶歸進來,歸進不歸出,賀喜你家大發財,發財發福,發財富貴,賀喜你家龍來保,神州大地龍來慰,四海龍來龍保佑,龍千條,龍到苗寨鬧騰騰,舊的一年過去了,新的一年到來了,放著鞭炮,全家滿福,步步登高,有米送一升,有錢送一元,有粑送一對。”

——這應該是最為通俗易懂而流行與普遍的唱詞,也是我小時候喊得最多而熟悉的賀詞,這裏的“角”字要念“guó”,二三十年過去,這位比我略大兩三歲的家長,依然只是喊“有米送一升,有錢送一元,有粑送一對”,並非為了錢財,而是帶著孩子傳承習俗。

bautewugcq

大聲喊《好的歌》

其中,聽到一位老人家的唱詞別具一格:“開門大大開,好的,錢財樣樣多,有的,生意興隆通四海,好的,財源茂盛達三江,有的,農業春夏秋冬夫,好的,富了東西南北村,有的,金銀財寶歸進來,好的,榮華富貴千樹遠,有的,老天送來壽天福,好的……功名不求自然得,好的,百生騎馬遊京城,有的,代代人生個個賢,好的,揮金極欲享天年,有的,年年進財寶,好的,百生中將臺,有的,招財進寶,好的,及第登科,有的,錢源廣盛,好的,六畜成群,有的,歲末年初,好的,家發人升,好的,大發大利,好的,金來如流水,好的,來得響噹噹。有的。”

顯然,唱詞依舊是舊時代的內容,科舉年代的產物,但俗氣中含有幾分喜氣,且“功名不求自然得”瞬間擊痛我患得患失的心胸。

bautetcpvx

少年獨自喊《好的歌》

而一名孩子的唱詞與舉動充滿新時代的韻味,非常有趣,仿若老頑童周伯通一個人互搏,一個人舉著稻草編制的龍,一手拿著一張寫有《好的歌》的紙張,一邊念詞“祝你家發大財又福貴”,一邊附和“好的”,如“角”字,他不按習俗念“guo”,而按普通話念“jiào”,且不是第三聲,而是第四聲,聽起來似懂非懂,童聲的天真無邪,以及言語雜亂無序的率真,讓人感覺詭異與詼諧。在萬彪表弟的家門口,聽完這童聲的《好的歌》,年味就濃了,尋得一些遙遠的歸宿感。

【作者】 張 達 記者,專欄作者


編輯:楓筠